大疆航拍 APP

标题:你是一枚锐利的楔子吗?

发布时间:2006年12月06日 作者:雷默 点赞数:0 点击数:5065 评论数:0 签名:
楔,好多人都认不得这个字了,至少读不准。我以前一直读它“qi”,今天一查,读“xie”。不过,我知道它是什么物件,因为小时候,经常看到木匠用它。
楔,上粗下锐的小木橛。木匠做家具或盖房子时经常用它来加固物体。楔,同时也是一个动词,木匠把楔子打进木头缝隙就叫楔。
楔,作为名字或动词在现实里虽然越来越少见,很多人也不知道。不过,因为它的消逝或正在消逝,今天,当我回忆它时,突然发现了它的神秘的象征意义。
 
这象征来自于楔的尖锐和牢固。
前些日子,南京15万大学生在奥体中心参加招聘会,当天人涌如潮,大学生纷纷挤进去,希望投一份简历,找一份称心工作。然而,很多人却是连简历也投不进去。那些简历投进去的人,据说大多也是空投,因为能够提供的岗位实在是少。没过两天,郑州又爆出数万大学生赶招聘会,挤坏了电梯。看了这两则报道,我想起了楔,这个正在消逝的物件。人活在世上,多像一个楔子啊。只有去挤,拼命去挤,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然而,这个楔子却是很难打,远比木匠活难。木匠的楔子打进的是一个看得进的缝隙,只要使点力气楔子乖乖进去了。而作为楔子的人,面对的却是一片虚空。社会像海绵、像汪洋,似乎看得见,摸得着,但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刚性,真不知如何下手。
 
每个人进入社会,都像一枚楔子。有的楔子比较锐利,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空间,而且越打越深,非常牢固;有的楔子钝拙,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缝隙,钻进去,又出来,再去钻,再出来,来来回回,几乎一辈子都处于游离状态。
 
某人在官场谋了好位置、或在商场如鱼得水,人们以前会嘲讽该人善于钻空子,投机取巧,可今天,人们更多的是羡慕和妒嫉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感到了空子的重要,不钻不行,不钻就没有位置,没有生存空间。我们更感到了空子的难钻,不是大学毕业,或者拿了什么MBA、注册会计师证书就能成为锐利的楔子。
 
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只读过小学,如今却是一枚很锐利的楔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郑渊洁前些日子发表文章告诫孩子们不要上太多的学,因为他觉得中国的教育不会让人变成锐利的楔子,某种程度上还会让人钝化。郑说的是实话,当下的教育让孩子学了一点知识,却扼杀了生命中最锋利的灵性和智性。而灵与智,恰恰是人作为一枚楔子最需要的东西。
 
                                                                                                                         2006.12
作者:诸葛不太亮
作者:GUOPENGHE
杭州网易图书馆标志性的楼梯 作者:sorinony
【藏地】四月的成都春暖花开,姑娘们短袖彩裙闹市穿行。而理塘还在冬与春中纠结,偶尔遇见桃花悄然盛开,主角仍是雪花纷飞。反复多次的大雪在日光轻抚下,温柔渗进高原这片土地,滋润广阔的毛垭草原,在六七月,牧民沿着无量河逆流而上带着帐篷,赶着牦牛成群结队迎接格桑花的登场。 作者:大刀367
每当远离喧嚣的大都市去偏远之地采风,我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或许是因为大都市繁华的背后,人与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人也变得更加世俗和麻木,“金钱至上”成为大多数人信奉的人生法则,找寻初心、找寻那份失去了太久的人间真、善、美,才是我每次远赴落后乡村采风如此兴奋的根源所在,每当回望这些拍摄于乡野农村的各类图片(不论是风景、动物、还是一个个鲜活人物),我都被他们所呈现的画面而感动,正是这份久违的真,让我由衷的感谢这些所闻所见,是他们偶然的出现,荡涤和滋养了我日渐枯萎的灵魂,让我能从心里由衷地发出“乡野有大美”的感叹!谨以此专辑纪念这些所有美好的遇见!谢谢! 作者: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