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你是一枚锐利的楔子吗?

发布时间:2006年12月06日 作者:雷默 点赞数:0 点击数:3802 评论数:0 签名:
楔,好多人都认不得这个字了,至少读不准。我以前一直读它“qi”,今天一查,读“xie”。不过,我知道它是什么物件,因为小时候,经常看到木匠用它。
楔,上粗下锐的小木橛。木匠做家具或盖房子时经常用它来加固物体。楔,同时也是一个动词,木匠把楔子打进木头缝隙就叫楔。
楔,作为名字或动词在现实里虽然越来越少见,很多人也不知道。不过,因为它的消逝或正在消逝,今天,当我回忆它时,突然发现了它的神秘的象征意义。
 
这象征来自于楔的尖锐和牢固。
前些日子,南京15万大学生在奥体中心参加招聘会,当天人涌如潮,大学生纷纷挤进去,希望投一份简历,找一份称心工作。然而,很多人却是连简历也投不进去。那些简历投进去的人,据说大多也是空投,因为能够提供的岗位实在是少。没过两天,郑州又爆出数万大学生赶招聘会,挤坏了电梯。看了这两则报道,我想起了楔,这个正在消逝的物件。人活在世上,多像一个楔子啊。只有去挤,拼命去挤,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然而,这个楔子却是很难打,远比木匠活难。木匠的楔子打进的是一个看得进的缝隙,只要使点力气楔子乖乖进去了。而作为楔子的人,面对的却是一片虚空。社会像海绵、像汪洋,似乎看得见,摸得着,但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刚性,真不知如何下手。
 
每个人进入社会,都像一枚楔子。有的楔子比较锐利,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空间,而且越打越深,非常牢固;有的楔子钝拙,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缝隙,钻进去,又出来,再去钻,再出来,来来回回,几乎一辈子都处于游离状态。
 
某人在官场谋了好位置、或在商场如鱼得水,人们以前会嘲讽该人善于钻空子,投机取巧,可今天,人们更多的是羡慕和妒嫉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感到了空子的重要,不钻不行,不钻就没有位置,没有生存空间。我们更感到了空子的难钻,不是大学毕业,或者拿了什么MBA、注册会计师证书就能成为锐利的楔子。
 
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只读过小学,如今却是一枚很锐利的楔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郑渊洁前些日子发表文章告诫孩子们不要上太多的学,因为他觉得中国的教育不会让人变成锐利的楔子,某种程度上还会让人钝化。郑说的是实话,当下的教育让孩子学了一点知识,却扼杀了生命中最锋利的灵性和智性。而灵与智,恰恰是人作为一枚楔子最需要的东西。
 
                                                                                                                         2006.12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