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一路向西,入埃及记 第一夜

发布时间:2011年1月05日 作者:叫我船长 点赞数:19 点击数:13656 评论数:23 签名:




















2010年12月22日 晚8点
仍在加班的某白,心率先穿越。
2010年12月23日 上午9点半
再次核对行李,确认没有漏带东西后,某白坐上了开往关西机场的大巴。
2010年12月23日 晚8点
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某白与从上海赶来的轻寒,花花顺利会师。从而拉开了向西远征的序幕……
我们乘坐的是海航从北京直达开罗的飞机,空中飞行时间为十一个小时,不过彻夜的的长途飞行也不足以浇灭我们满腔的热情。
2010年12月24日 早6点
抵达开罗国际机场T1。简陋,是我们对埃及的第1个印象。
取行李,换春装,兑换埃镑,7点多我们坐上了去埃博的出租车,去那里会师另一位从德国赶来的MM。
也许是周末的缘故,某白并没有见识到开罗传说中的大拥堵。出租车司机在平常道路上飙出F1的速度,我们一路顺畅无阻的到达了埃博。
第一关,接受埃博门口荷枪实弹的警察的检查——开箱检查。OTZ。难道我们就那么像恐怖分子么?
第二关,从拥挤的人流里杀出一条血路,然后兵分三路直奔售票口,入口,相机寄存处。当然,我们都没有寄存相机,而是想把几个大箱子寄存在那里。于是,天朝神物清凉油起作用了。在贡献给工作人员两盒清凉油和两只圆珠笔后,他爽快的帮我们把行李收进了存放间。在我们身后那个悲催的日本人,由于没有行贿,被拒绝存放。
等到埃博一开门,我们就直冲二楼。本来我们的目的是皇家木乃伊展厅的,可由于事前没有看地图,就跟着几个冲在前面的天朝人民,稀里糊涂的进了图坦卡蒙展厅。不过,事后证明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不出半个小时,这里就会被蜂拥而来的旅游团们挤得水泄不通。图坦卡蒙展厅的东西大家都熟悉,某白就不再赘言。反正近距离接触那个黄金面具……某白总觉得有些吓人。而且那房子里光线不好,阴森森的,好有盗墓的感觉,就怕突然从哪里蹦出个大粽子,而我们还都没准备黑驴蹄子。
看完图坦卡蒙的东西我们才倒回去进了皇家木乃伊展厅。似乎在这里,大粽子的出现几率会更高。因为是埃博唯一一个配备空调的房间,一踏进去,某白浑身就起鸡皮疙瘩,还真像是遭遇了背后灵。不过,当太阳之子,伟大的上下埃及之王拉美西斯二世出现在眼前时,什么灵啊怪的统统甩到异世界,某白恨不得贴到水晶棺上和他来次灵界对话。(以下省略无数重口味YY……)
这也算是某白花痴之旅的启航吧。从经典的《天是红河岸》到网络人气小说《寻找前世之旅》,外加各种史书纪录片的荼毒,某白对拉二的仰慕之情就如那滔滔的尼罗河水加亚马逊河水再加上长江水……(云端上的拉二一脸黑线的说:麻烦你先擦擦口水!)
依依不舍的告别拉二的真身,某白踏上了寻找拉二之旅。可怜的轻寒和花花都让我忽悠上了。
从皇家木乃伊展厅出来后,我们又蹭了一下旅游团的解说,就和德国来的昱静接上头。她英文很牛,我们这个临时凑成的队伍里多了一员得力干将。
埃博的东西很多,准确说是这片土地上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一间博物馆根本容纳不下。就连院子里的那些雕像也是古物。我们几个做在院子里一边吃着从北京打包的麻辣诱惑,一边看着那些经历无数风吹日晒雨淋的古董,心里一阵唏嘘。
从埃博出来,是下午2点。我们订了下午5点45的飞机,从开罗去阿斯旺。并在晚上9点成功入住阿斯旺的HORUS HOTEL。说到这个酒店,不得不说下之前的一个小插曲。
某白之前订的是KEYLANY酒店,因为在HOSTEL WORLD上,它的评价最高。可是由于不管怎么交涉,KEYLANY都不接受通过邮件或者电话预约25号凌晨出发的阿布辛班长团。所以一气之下,某白索性取消了预定,转投了HORUS的怀抱。
说实话,HORUS HOTEL的条件的确不怎么样,如果稍微有洁癖的人就千万不要去住那里了。不是很干净。不过服务态度却特别的好,出奇的热情,而且还有一帮卖萌的大叔和小弟。他们爽快的在我们还未到达埃及之前就帮我们预约了阿布辛班的长团。酒店就在尼罗河边上,从窗口能看到河景。地段倒是很不错。

----------------------------------
附上12月24日消费清单:
机场到埃博 打车 50LE
麦当劳 22.5LE
埃博门票 30X3=90LE
木乃伊展厅门票 60X3=180LE
水20LE (在埃博内购买,很贵)
晚饭哭砂力 20LE
阿斯旺机场到HORUS打车 40LE
水 6LE
房费(2个双人间,2晚)+阿布辛班长团=650LE

 

2010年12月25日 凌晨2点40

闹钟响起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也同时响起。酒店的服务生正一个个的叫门,以免房客们误了去阿布辛班的长团。

某白算是体会到什么叫披星戴月了。从阿斯旺去阿布辛班,车程3小时,由于阿布辛班大神庙为东西走向,如若不能清早赶过去,那么四尊偌大的拉二雕像就隐藏在阴影里,毫无壮阔可言。

我们上了酒店准备的小巴,车上的天朝人民占了绝大多数,虽然起了个大大早,可大家一路上谈笑风生,说着无数重口味话题,竟也不觉得困了。窗外是沙漠,黑夜的沙漠,广袤得神秘。头顶星辰清晰可见,偶尔还有流星划过。不过,看到流星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哇!”……都说流星雨许愿不灵,可某白错失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都说去阿布辛班,必须得警察护送。不过,看着我们的车一次又一次的被后来者超越,某白深刻感觉被抛弃了。身前身后除了蜿蜒于黄沙中的道路,哪里有警察的影子。

太阳神阿蒙终于上工,我们也抵达目的地。右边是蓝色如海的纳赛尔湖,左边是巍峨挺立的大神庙。四尊拉二坐像就这样沐浴着金色晨光,守护着他的国土和边疆。

阿布辛班的原址在现址往下65米处,由于要修阿斯旺大坝,截流尼罗河,所以为了避免这些几千年前的神迹长眠水底,联合国发动了无数专家学者工程师对神庙进行整体切割,然后向上移动再重新组合。传说中,拉二生日那天清晨,阳光才刚好从大门射入,穿过60米深的庙廊,照亮暗处的法老雕像——然而长达8年的提升工程后,不管如何使用先进仪器进行精密的计算,阳光射穿的日期仍旧遗憾的推迟了一天。

阿布辛班大神庙的旁边,是拉二为他最爱的王后奈费尔塔利修的哈索尔神庙。也是唯一一所有着法老与王后等高立像的神庙。某白算是明白这位法老为何人气值那么高了,且不说从雕像和壁画中展现出来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也不论他所娶的九十多个妻子,光凭他对一个女子的用心,就能让无数少女夜夜面对北非沙漠低垂的月亮,垂泪到天明。更遑论拉二还在哈索尔神庙上深情铭刻了一记:“你轻轻走过,就带走了我的心。”

鹰头,狼头,帅锅美女头轮番上阵。虽然阿布辛班两座神庙的外观迥异于其他神庙,不过内部仍旧脱离不了长廊大柱高屋顶的框框。满墙满眼的壁画,不是在讴歌拉二的赫赫战功,就是在讲述法老就是神之子。在这里,拉二竟然已经和阿蒙神平起平坐了。好吧,某白就是喜欢他这种睥睨天下的自负。

条条大路通罗马。从阿布辛班回到阿斯旺,却只有一条路能去菲莱神庙。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与阿布辛班同时被整体切割搬迁,被安置在纳赛尔湖中一个小岛上的菲莱神庙,只能坐船去。原住民努比亚人的小船载着我们四个一路乘风破浪,不多会儿就将我们送到神庙前。

菲莱神庙献给古埃及的女神伊西斯。传说伊西斯是冥界之王欧西里斯的姐姐和妻子——这种事放到天朝,估计早被天打五雷轰了;可人家古埃及就是前卫,神都这样,神的儿子——古埃及的法老们理所当然的娶了自己的姐姐,妹妹甚至女儿。看来非主流不是新世纪的产物。

菲莱神庙现存的建筑是托勒密时代的,也就是古埃及快玩完儿了,罗马人要入侵的那会儿。虽然神庙的建筑遵循着埃及范儿,可有些部位已经有了古罗马的风格。或者说,古罗马的建筑其实是受影响于古埃及?

夕阳西下。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坐着三角帆,漂流在尼罗河上,喝杯地道的埃及红茶,吹吹小风,哼哼小曲。船夫是个地道的努比亚汉子,目测年龄40+,实际年龄28,害得我们都把他那撑船的弟弟当作是他儿子,还异口同声的觉得这对父子好有爱。不过兄弟爱也蛮不错。

2010年的圣诞,我们在尼罗河上度过……

---------------------------------------------

2010年12月25日消费清单

阿布辛班门票 53.5X4=214LE

菲莱神庙门票 25X4=100LE

水 5LE

渡轮 15X4=60LE

三角帆 10X4=40LE 另加10LE小费

晚饭 283LE


 

雾凇※雪乡日记 作者:大舒马赫
越来越多的民宿,迷人的地方不在于装修,在于有沉淀,有故事。而这一家...绝对了! 作者:RoninJeff
作者:冬木
作者:亲爱的弗洛伊德
呼伦贝尔,风吹草低现牛羊。 作者:王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