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流浪老人流浪狗

发布时间:4月16日 作者:丁正 点赞数:42 点击数:17702 评论数:11 签名:
第一次邂逅老人是在二十年前工人俱乐部门前的广场上。那时他给我的印象是精神矍铄,干净利落。他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坐在地上,面前放着几瓶啤酒自斟自饮着,旁边还卧着只大黄狗。出于好奇,我拿起相机对准他准备拍摄,却遭到他的反对,只好作罢。 后来,我居然发现他在俱乐部前搭了个简易棚子住在里边。从这时起,开始了我对老人的关注。我见他常喝酒,就时不时买点酒陪他喝几口。渐渐地惯熟起来,才知道他是从内蒙流浪到此的。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说他喜欢这样的生活。 这是个倔强古怪的人,一般不和别人搭讪,因此很少有人走近他的窝棚。在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闹市区,他却孤独地和他的大黄狗相依为命。 突然有一天,我见到他时,他很沮丧。他告诉我他的大黄狗死了。这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他整个人像丢了魂般整天恍恍惚惚的。再后来老人就开始收留街头的流浪狗,一只、两只、三只……流浪狗不断呼朋唤友,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养狗的人不想养了,就把自家的狗偷偷送到这里来,这样一来,解决这群狗的口粮成了一大难题,好在这时有很多人关心老人,一些好心人经常给老人送些吃的来。 狗的阵容越来越大,老人的境遇也越来越不济,身体每况愈下,但他对狗的照顾一如既往的细心。 一天,我又去看老人,发现他人和狗都不翼而飞了,俱乐部门前只剩下我帮搭建的木棚了(他之前搭的窝棚被风吹散后,我找来木棍帮他搭了木棚)。不禁为老人担忧起来。后来多方打听,才知道是政府嫌影响市容,把老人安置在不知那个村里了。 这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老人和他的狗。 冬天的一场大雪,终于把老人的木棚也压塌了,不知老人和他的狗现在如何,他们该会过的好吧? 每当在街头碰到流浪人或流浪狗,我就不由的想到老人和他的狗。我常翻阅这组照片,每次都感觉心痛。不知今生还能不能再与老人相逢。
作者:摄影师宋泽
2018年4月,帕米尔迎来了又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受poco游学院邀请,作为摄影团指导老师,我再一次领略了高原杏花树下的盛景...... 作者:小果
骑车游走北疆到南疆,遇到的卖馕人 作者:罗卜_Rober
作者:勤奋的刘小朵
对于摄影人来讲,成都最知名的摄影基地无疑就是彭镇观音阁百年老茶馆了,这个百年老茶馆位于成都的双流县彭镇。彭镇不大,杂陈,景貌也一般。一般游客鲜有造访,但吸引了很多摄影爱好者来。现在门口还挂着一块摄影基地的牌子。 在这个老茶馆里,你能找到原汁原味的成都慢时光。这里的老茶桌、老竹椅、老茶碗、老茶客,给人恍若隔世之感。这里的老人们起得早,每天4点多就会来这里占位,一两人一桌,三五人一桌,往往一呆就半天。这里的老人们喜欢半躺在椅子上,用长杆大烟袋,轻轻的呷口茶,在烟草缭绕的熏味中,收获着宁静、悠闲、安逸。这里的老人们看报纸、摆龙门阵,或闭目养神、打着小盹,但最受欢迎的就是边喝茶边打长牌。这里保存着文革时期的红色记忆,毛主席像、毛主席语录、海报口号,让经过那个历史阶段的人有更多的回忆和沉思。 旧时成都茶馆内卖报的、擦鞋的、修脚的、按摩的、掏耳朵的、卖瓜子豆腐脑的,这些场景都已很少,但是彭镇茶馆的掏耳朵服务还是很受欢迎。掏耳朵被称为人生的三大销魂之一,坐在躺椅上,闭上眼睛, 享受半个时辰的销魂时光。 这里就是成都彭镇观音阁百年老茶馆,即使不是摄影人,也很值得来坐坐 作者:左卿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