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从喀什到帕米尔高原之五: 塔什库尔干石头城——2016新疆行摄11

发布时间:2017年5月01日 作者:老人海 点赞数:251 点击数:36298 评论数:284 签名:拍照——拍花拍鸟,拍大美风光我喜欢; 摄影——拍事拍人,拍人间万象我好摄。

塔什库尔干石头城


     汉时塔什库尔干是蒲犁国(汉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王城;汉末至唐朝称为羯盘陀,或盘陀国;唐朝统一西域后,这里设有葱岭守捉所;元朝初期,大兴土木扩建城廓;光绪28年,清庭在此建立薄犁厅;1954年成立了塔吉克自治县。


     突厥语中塔什库尔干意为“石头城堡”,这个石头城堡至今犹存,就在塔什库尔干县城东北面。塔什库尔干石头城是古代"丝绸之路”上一个极具战略地位的城堡。

     古时候大洋间是不通航的,因此帕米尔是亚欧大陆东西方两端来往交流的必经之路。汉唐时,从南疆的喀什、英吉沙、叶城、莎车等地上帕米尔高原的几条山路汇集于塔什库尔干石头城下。此城堡再往前有几条天然谷道可通红其拉甫达扳、明铁盖达坂、瓦赫基里达板山口,继而通联到中亚、小亚细亚、南亚次大陆以及更远的欧洲。实际上塔什库尔干是东方丝绸之路的终点和西方丝绸之路的起点。


     我国关于塔什库尔干石头城的记载最早见于《梁书》:盘陀国(今塔什库尔干县),国有十二城,风俗与于阗相类,出好毡、金、玉。 

     唐玄奘去西天取经,是绕过帕米尔塔什库尔干的,他向西北越过天山经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再南下阿富汗、巴基斯坦到印度的。公元644年,唐玄奘取经回国时却翻越了帕米尔高原,然后途经塔什库尔干石头城。《大唐西域记》中记述:“羯盘陀国周二千余里,国大都城基石岭,背徒多河,山岭连高,川原隘狭”,并描述称石头城“城周二十余里”,足见当时该城堡的繁华。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当年唐玄奘取经归国途中,曾在塔什库尔干停留20余日,详细地考察了去竭盘陀国的历史与地理。

     唐玄奘著书严谨,记叙简洁,非有足够的考证一般不会将不可靠的材料随意写入书中。不过他却用400余字记载了一个“汉日天种”的传说。《大唐西域记》卷十二《竭盘陀国》一节中说:竭盘陀国王自称是至那提婆瞿旦罗,即“汉日天种”。唐玄奘较详细地记述了当时塔什库尔干流传的“汉日天种”的传说——古代一个中国公主远嫁波斯,时遇兵乱,使臣只好将公主“置于孤峰,极危峻,梯崖而上”。兵乱过后,要送公主回国,却发现“女已有娠”。公主侍女告知使臣“勿相尤也,乃神会耳”,说是每天正中,有一天神与公主相会使其受孕。于是使臣便在石峰之上“筑宫起馆”,是为朅盘陀国,公主与天神生下的孩子被拥立为国王。从此,塔什库尔干人“以其先祖之出,母则汉土之人,父乃日天之种,故其自称汉日天种。然其王族, 貌同华夏,首饰方冠,身衣胡服。”这个“汉日天种”发生地是塔什库尔干另一个古堡——公主堡。这个公主堡坐落在石头城南面约70公里明铁盖一座海拔4000多米高山上,城堡位置掌控着古丝绸之路咽喉,是中国目前所知的最高的古代城堡之一。


     塔什库尔干的石头城坐落在一座石山包上,分为内城外城两部分。这石头城雄踞要津,气势雄伟。经历一千多年的沧桑,外城基本已全毁,仅有多层或断或续的城垣,隔墙之间石丘重叠,乱石成堆,专家依稀可辨出城墙、炮台和民居的残址。内城从石丘脚下砌起,与顶齐高,保存较为完整,粗略可见原先的王宫,官府,官员宅第、佛庙等建筑残址。石头城整座城都是石头垒砌而成,因此遗址遗存最多的就是石头,另外也有不少石头是专门堆放在城上的,估计在古代这是非常实用的守城武器。据考证,现在石头城遗址为唐代遗存,曾出土过唐代钱币、和田文书等。


     咱在石头城墙上俯瞰四周皆雪山,西面是喀喇昆仑山的皑皑雪峰;东面是塔什库尔干河水流淌其中的阿拉尔草滩牧场,青色草场后面也是冰峰耸立;北方是来时路,远方的慕士塔格冰山在夕阳斜晖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越过南边塔什库尔干县城,远远冰峰群山中就是中国巴基斯坦交界的红其拉普口岸了。

     随着夕阳落山,凝望石头城遗址中的残垣断壁乱石堆,昏暗的暮光中隐约可以感觉到千百年前来这高峻原野上的厚重历史在缓缓流淌着。


1DSC_5668ac
2DSC_5697ac
3DSC_5683ac
4DSC_5702ac
5DSC_5703ac
6DSC_5769ac
7DSC_5709ac
8DSC_5717ac
9DSC_5751ac
10DSC_5760ac
11DSC_5738ac
12DSC_5750ac
13DSC_5735ac
14DSC_5722ac
15DSC_5742ac
15DSC_5757ac
17DSC_5714ac
18DSC_5763ac
19DSC_5765ac
20DSC_5747ac
21DSC_5754ac
22DSC_5779ac
<p></p><p>   这里的每一处都仿佛熟悉了千百次,在我千百次的梦回,我千百次的膜拜,千百次的回首,千百次的心痛,在心底轻轻的叹息和感动,这里的每一处都是我们涅盘了的前世,轮回了的因果。在今天,帝王的威严早已不可仰,紫禁城还留下了什么——或许是一直存活于我们心里的情感,某种莫名的归属感,莫名的自豪和荣耀,以及莫名的痛惜,这里是我们根的一部分,这里是我们藏于骨血里的联系,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明。突然的微笑,为了心深处的那些相知和默契:你知道,我来了,一如我们早就约定的那样!你将对我讲述你数百年的故事,数百年来无数个与今天相似的晨昏。</p><p>日升月落,昼夜交替,四季变迁,百年而过……</p><p><br /></p> 作者:悦香阁
应POCO之邀,带2017红叶摄影团游摄日本。东京回程,赶飞机原因,匆匆见了女儿一面。京都三天两晚,竟然没有时间去见两个朋友。红叶狩,追红叶的意思。追的,包括时间吧。   作者:边城
<p>  手机已进入全民拍照的分享时代,如今的手机拍照功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智能化,其应用软件越来越有玩趣。以苹果、三星、华为为代表的手机厂商早已将拍照技术做为核心卖点之一。手机已是轻摄之旅的必备工具,用它拍照已是全天下多数人的共识……。<br /> 本组作品一路向西拍摄于四川阿坝、甘孜,甘肃甘南等地。拍摄工具iphone7以及iphone7plus<br /><br /></p> 作者:魔笛
<p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贝加尔湖,这是一片来自于西伯利亚的深蓝诱惑,冬日的贝加尔湖,银装素裹,独特的蓝冰和冰裂纹,如同置身于一个神秘美丽的冰雪外星球,独特的俄罗斯远东地区文化、美丽热情的俄罗斯姑娘,让我们一起用相机记录这个美丽的“冰雪奇缘”之旅吧。</span></p><p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18px"><br /></span></p><p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18px;">作品拍摄于2017年2月水冬青贝加尔湖“梦幻蓝冰. 俄罗斯冰美人”8天摄影团途中。</span></p><p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18px;"><strong><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18px;"><br /></span></strong></span></p><p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18px;"><strong><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18px;">20</span></strong><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18px;"><strong>18,02,21-28贝加尔湖、乌兰乌德“梦幻蓝冰. 俄罗斯冰美人”摄影团正在召集中,详情请点击下面链接,也可关注公众号:水冬青</strong></span><br /></span></p><p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18px;"><a href="http://blog1.poco.cn/myBlogDetail-htx-id-8861892-userid-41744045-pri--n-0.x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http://blog1.poco.cn/myBlogDetail-htx-id-8861892-userid-41744045-pri--n-0.xhtml</a></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8px;"></span><br /></p> 作者:水冬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