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女人说性

发布时间:2006年12月11日 作者:雷默 点赞数:0 点击数:11821 评论数:0 签名:

这个时代,性对于我们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大米。

孔子说,民以食为天。而在一个已经全面奔赴小康的社会,我们说,民以性为乐。今天,很少有人去谈论吃了什么,吃饱了没有,只有当大米、食油涨价时,一些老头老太会嘀咕一下,然后去超市抢购一通,而后复归沉寂。而对于性,却是永远热闹的不得了,似乎永远说不完,而且是纷纷抢着说,看谁说的精彩,说的刺激。

性跟大米不一样,大米是客观存在,每个人对于大米的认识,虽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大米是用来填肚子的,是解除饥饿的。性是什么?性,从心,完全属于主观的范畴。因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大家一起谈,各说各的,永远谈不完。

多年以前,当社会的性感程度还相对较低时,性基本还是男人的谈资。手机短信刚流行那阵,男人们以传播黄色笑话为乐。那时的女人,对于性,似乎有一种本能的抵御。谁要是给女同事发一条黄色笑话,多少会有性骚扰的嫌疑。女人见到男人谈性,尽管有时也想加入,或者在旁边听着乐,但大多会脸红红地避开。只有当几个私密的女人在一起,或许才会有性的话题,但大多也不是很大胆。那时的女人,总认为性是见不得人的,是不洁的东西。

今天的社会,真的是进步了。至少在性的方面,女人的认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对于性,女人不再装哑巴,不再羞涩,她们说话了,而且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他们比男人更能说,更能让你抽筋。卫慧最初说性的时候,是以小说的面目出现,多少有些遮掩,而到了木子美,就变成了纪实文学,前进了一大步。这让许多人,特别是正人君子有些接受不了。其实,更猛的还在后面呢。到了2006年,随着网络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女人说性早已突破了文字的界限,而变得有声音有图像了。你看饶、张钰,整个把全写真端了出来,让所有的中国人开了眼界。且不论她们的目的是什么,只看这说性的胆量怕是前无古人了。其实,自古以来,各行各业,以性作交易的人又何止张钰一人,受到性欺骗的又何止饶颖一人?只是以前的女人没有胆量,总觉得性是不能谈的,更不能展览的。即使去投河或者悬梁,也不能说给别人听。

如果说张钰、饶颖说性是为了泄愤,揭露什么,把糜烂的子宫给人看只是想证明自己曾经受到了摧残,那么,另一类女人对于性的津津乐道就让人觉得完全是乐趣或者嗜好了。性禁锢的年代里,一些农村老妇女不管什么意识形态,常常会在田头肆无忌惮地这样说性。

       睡多少男人算“值了”,最初看到这样一个标题,还以为是一个风流成性的富商或者堕落官员蹲进大牢后的感慨。读完全文,觉得这不是一篇切身体会类的文章,而是温饱之后,百无聊赖之时的“X大胡话”。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觉得只有这句南京话最合适。到底什么人在“X大胡话”,而且是不少网站在转载,跟贴无数呢?我去百度一搜,原来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名女人。不仅出身名门,前夫大名鼎鼎,她本人也是十分了得,亚太卓越女性会议演讲嘉宾。这下,我可不能认为这是无聊之人的X大胡话”了,我得重新审视了。从卫慧,到木子美、张钰,再到这位名女人,我终于明白,女人说性的时代已经来临。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