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来自黑暗文明的梦魇之音[转载]

发布时间:2007年9月07日 作者:┎豁╁豁┚ 点赞数:1 点击数:1458 评论数:1 签名:经久不衰的硬派风格!承前启后!!

作者:Edging     来源:杂音


    如果可以用颜色比喻各种音乐流派。我认为血样的赤红代表的是坚硬的重型摇摆,亮丽的鲜黄代表的是活泼的跳舞音乐,而忧郁/理性的海蓝代表的是森然的电子音乐,戾气十足的暴力音乐(Nine Inch Nails一派)则可用令人感到焦虑的灰色表示。那什么声音会是冰冷阴暗的黑色呢?我想应是源自80年代中期的欧洲,于90年代席卷全球最地下音乐的阴暗乐派(Dark Wave)。应该相信,这个集结了自人类文明起始以来所有的低调情愫,周身散发着浓烈黑暗地下文化体臭的体系,正是现今社会/人类所有精神情绪的病理症结以音乐形式的外向投射。若然真是这样,或者就让我们从阴暗乐派(Dark Wave)的起源发展入手,尝试剖析我们自身精神意识中的黑暗部分。

    阴暗乐派(Dark Wave)发迹于80年代中期的欧洲地区,承继自工业噪音运动(Industrial Movement)(再次严正声明:NIN、Skinny Puppy等是暴力音乐,绝不是工业噪音!!)瓦解后遗下的大批以低调颓废为美的“死亡派”乐迷,和各式后工业噪音(Post Industrial)音乐元素;同时兼容并收了80年代初歌德(Gothic)音乐文化退潮后大批的欧洲中世纪黑暗文化遗产及在新时代下的衍生物。阴暗乐派把这两者的音乐/文化元素相结合,再引入电子乐器(键盘)对歌德中原有的古典音乐元素作进一步延伸,达至一个或气势磅礴、或思古幽情的庞大音乐氛围。在完成了对工业噪音、歌德文化和古典音乐的重整和结集后,阴暗乐派以其几近完美的刚柔并济手法(工业、古典双管齐下),遗世而立的古典情怀和深不见底的黑暗文化吸引大批地下乐迷蜂拥而至,乃至成为一种与主流文化分庭抗礼的亚文化。

    然而或者是因为阴暗乐派所体现出的思想过于低调的关系,所以尽管至今已是一个世界性的亚文化,但这种音乐的传播却始终停留于独立音乐特有的运作模式,即由独立唱片公司制作发行,地下/非主流音乐杂志推介,独立唱片公司代理,小型唱片店出售。由此可见主流文化对它的排斥。也从另一个侧面看到了阴暗乐派的音乐所反映出的人类情绪正是现代社会必然产生、却不能认同的,自我严加审查、超我严防死守的本我反文明、反生存无意识欲望洪水。

    阴暗乐派(Dark Wave)在80年代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潜伏期,进入90年代后在风格日趋稳健成熟的情况下终于发难。尤其是92至96年间,阴暗乐派籍着自我解构衍生出互有不同又相互联系的多个孪生个体。阴暗乐派(Dark Wave)由原来独沽一味的仿弦乐键琴+工业声响+歌剧式古典唱咏,演进至阴暗中世纪音乐(Dark Medeival)、阴暗氛围音乐(Dark Ambient)、阴暗工业噪音(Dark Industrial)、新歌德、天堂咏唱(Heavenly Voices)、死亡民谣(Death Folk)、新古典(Neo-Classical)、乃至小型室乐等群雄并举的局面。不单如此,更有甚者,个别原属于这个体系中的名字还犯界进占先锋即兴乐(Avant-Garde)、艺术摇摆(Art Rock)、跳舞音乐(!!!)中,实行对其他音乐的黑暗化实验。“阴暗乐派(Dark Wave)”这一名字就如摇摆一样,从一个封闭的音乐类型名称,上升为一种具有极大包容性的概念和精神内核,具备了丰富的内涵和外延。在这样蓬勃发展的情况下,就连原本的阴暗乐派中心产地德国,也由于近年来北欧、南欧、法国、美国地区同一风格的厂牌大量涌现,盟主地位开始动摇。


 

    同是以暴露人性黑暗面为题材,同以反映人类无意识欲望为目的,但由于过于直接,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而阴暗乐派在音乐上吸收了摇摆音乐的流行元素,再利用中世纪古典情操借尸还魂,以委婉的手法把人类平时各种不能通过意识层的本我欲望伪装起来逃过审查,而投射于音乐和听音乐的乐迷意识中。从而得到较多乐迷的支持。我们一接触到这类音乐就会产生巨大的共鸣,正是由于蕴藏于阴暗乐派中的本我欲望作祟。从反方向看,其实在每个人的精神中都存在着各种不能被意识/社会认同的欲望及由于欲望不能被满足而产生的失落、焦虑、不安和悲痛。现代人在继承祖先的科技文化的同时,也不得不背负起越来越沉重的文明/道德枷锁。长期的、日趋严厉的压抑,使世纪末的人类或多或少地出现了神经质、神经虚弱甚至是精神分裂。佛洛依德早已预言,正常人与精神病患者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如果单从精神意识的某一个领域来看,每个人都是精神病患者;是否诊断为精神病取决于量的多少和达到了社会排斥的界限与否。在世纪末的今天,阴暗乐派连同之前的工业噪音正是人本性欲望对现代文明的反抗,透过扭曲现实的音乐,人类被长期压抑的欲望以病态的形式回归本体,以倒错的意象满足潜意识的需要。再进一步,我们还能发现其实阴暗乐派现今衍生出的各个支流,正犹如精神分裂之下所产生的多重精神状态一般;突出显现出现代文明的不同病征。

    新歌德是以旧歌德Bauhaus、Sister Of Mercy或后朋克Joy Division等乐队的摇摆骨架作为蓝本并加入更浓重的电子、古典元素。这是阴暗乐派中最具摇摆动力的一个分支,其中的佼佼者自是来自澳洲的三人组Ikon和旧歌德著名反基督乐队Christian Death的直系分支Faith And The Muse。Ikon所属的唱片公司APOLLYON旗下也不乏个中高手。新歌德所表现出的是一种带着狂燥意味的扭曲意识。

    阴暗中世纪音乐(Dark Medeival)是现代阴暗情绪与欧洲中世纪那种沉淀了大量宗教文化的传统美学思维相结合的产物。这类音乐动用真正的古典乐器,以十三至十五世纪的古典音乐为创作指标,演绎的却是现代人的阴暗情调。此支流“大腕”云集,象意大利的Ataraxia和Ordo Equitum Solis、法国的Cherche-Lunn、德国的超级组合Estampic、巨星中的巨星Goethes Erben和Artwork。

    天堂咏唱(Heavenly Voices)是一派以优美女声唱咏(不是普通的唱歌,是正统的美声唱法)配以典雅弦乐的音乐。追溯其最原本的美学标准,正是4AD的Dead Can Dance所定义的。既是以人声唱功为主,则其女主音必是中心焦点所在;那些美得不吃人间烟火的天使之音是未听过天堂咏唱的人所无法想象的。而出品这一派音乐最著名的厂牌自是德国的HYPERIUM,其“Heavenly Voices”系列对整个天堂咏唱支流起着定义和注释的权威性。旗下的Stoa、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更是该支流的核心人物。不过有时一些并不属于这个范围的乐队也会因为有个靓声女主音而无辜受害。

    说起新古典(Neo-Classical)和小型室乐,很自然就可想到其音乐风格。十九世纪的新浪漫主义古典乐对他们影响至深。这是一派几乎纯以弦乐表演的乐队。他们作品中的思古之幽情和淡淡的忧伤感是其他音乐风格所无法比拟的。而其中又以美国厂牌PROJEKT的老板乐队兼厂牌旗舰Black Tape For A Blue Girl为最高境界(但不能否认BTFABG中同样包含有阴暗氛围音乐的作用)。

    以上所述的四种音乐均是阴暗乐派(Dark Wave)中的和平分子,是阴暗乐派进一步淡化其意识原型,而倾向于演奏/歌唱技术的一大趋势。它们大量引入古代文明成果,对潜意识这头洪水猛兽进行有序的驯化;为潜意识欲望升华汇入人类文明开辟道路。另一方面阴暗乐派中也有破坏分子,他们所走的是相反的路线。以更为直接、扭曲的声音裸露出人性的本源,进一步颠覆固有的道德体制、打破沉重的文化枷锁。所指的就是阴暗工业噪音、阴暗氛围音乐和死亡民谣。

    阴暗氛围音乐(Dark Ambient)和阴暗工业噪音(Dark Industrial)在某个范围内是两种密切相连的音乐类型。(阴暗氛围会更广泛地应用于阴暗乐派众的各个分支)原因是阴暗工业噪音往往被氛围音乐(Ambient)打磨得深不见底而又鬼魅重重。其中北欧瑞典著名厂牌Cold Meat Industry所出版的作品更如带上了北欧严冬的暴风雪般冰冻寒冷。这是一间笔者甚为喜爱的厂牌。旗下乐队风格多样,但无论是配上了跳舞音乐的暴力弦乐Sanctum,气势磅礴的中世纪之音Arcana,原始祭礼巫师Raison D’Etre,黑暗工业开国元老Brighter Death Now,还是死亡邪魔金属MZ412,不管音乐有多大的差异,但都透露着一股浓厚的死亡阴暗氛围气息。而除CMI外还有大批这样的乐队潜伏于不同的阴暗乐派厂牌之下,令整个阴暗乐派始终呈现着极其病态的形式。

    至于死亡民谣(Death Folk),由于已有其他文章的介绍这里就不作多谈。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死亡民谣其实是一种需要你细心体会的音乐。这种混合了工业噪音和民谣音乐两种极不和谐的声音的音乐,再加上它背后极度可怕的意识形态,的确是不易消化的。或者你可以试着在午夜时分重听这类作品。忘记那些喧闹但肤浅的吉他噪音,放下标新立异但显得有点无聊的怪叫,说不定你就能发现它的精髓所在,被它感动得眼眶湿润。请相信我,尽管我不是什么著名音乐文化人、音乐社会学理论家,可我是一个真正用心去聆听音乐的乐迷。好的音乐并不一定需要强大的噪音。

    随着Chandeen的“Lumis”的缓缓转出,这篇文章也到了收笔之际。可这次竟有意犹未尽的感觉。或者是我对这种音乐中毒太深了,或者是我在这种音乐中寄托了太多的情感。记得一次和王磊聊天的时候,这位来自并不北的北方汉子仰望着天说:“是该冷了。再不冷我就要疯了……”。我不知道有雪的寒冷是怎样的一种寒冷。这样的寒冷我只能在我能找到的音乐之中感受。

    我所说的音乐就是阴暗乐派——Dark Wave……




(Chandeen---Lumis)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