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奴役伊始

发布时间:2007年9月13日 作者:┎豁╁豁┚ 点赞数:1 点击数:2847 评论数:2 签名:经久不衰的硬派风格!承前启后!!
千年似疯癫, 坟墓被淘空, 如今茹毛饮血的时代重新降临, 难道是从出生就注定被主宰? 
镰刀六星散落银河, 
冷月残云凝弑双目.引导着世间父食子肉, 母子相残. 
回望伊甸园中的伊人啊. 那满是毒蛇悲鸣的玫瑰藤和果树下. 一场夙命的梦魇盛宴正在蠢蠢欲动. 
微风越过这色欲乐园的肉林,轻扬点点悲鸣之音. 有如恶鬼罗刹之声. 
但是百亿众生对这扶苏之林片片残枝朽木却熟视无睹. 
此时此景难道不比末日决战之地更美妙吗? 死亡的阴霾肆意掠过天堂圣地, 群魔乱舞. 
众生祈祷被谁人聆听? 是所谓的神吗? 
那也许只是像你们贫瘠的灵魂深处的无尽春梦说给恶魔来听. 
永恒的极乐世界已经腐朽溃烂, 只剩下肮脏骸人的面目示人 
万物至此而亡. 新纪元的第一声啼哭犹如天籁叫人向往. 
在崩塌的十二宫下, 大跳死亡之舞. 
新的光明之星将重定天命.当那些光芒燃烧黑暗之时, 一切恶行罪恶将横行无忌. 
黑色魔镜释放所有怨恨丑恶重返人间 
你们的眼神告诉我, 畜生界已经君临大地. 
嘶叫哀嚎指引着复仇天使疯狂而动 
所有的罪人啊, 你们将在最终审判时死去. 
我们将在耶稣受难之地自残而亡. 
但是我们还怀着自欺欺人的信仰. 
拯救我们把,就像您许诺过的那些一样. 那光明,那希望,一闪而逝, 消失无踪. 
这就是世界末日. 死无葬身之地, 众生飘雪般往生. 
和平, 你这纤细的可人儿, 留给我们的只是末日之战.呜呼, 新生, 听听这些怒吼吧. 
只为了那扭曲的十字架和圣人们可笑的善行正道.什么才该被一道狠狠鞭挞? 
这就是万物的终点. 
六翼天使在万劫不复的悲惨之地高声歌唱. 
古老之敌, 夏娃二世们, 他们又回来了,我能闻到他们的气息,就像那被切割而死的悲惨肉身一样的气息. 
被死亡的阴霾引领着, 永无离去之日. 
梦想被败类们鸡奸. 就在我们膝下流尽鲜血之时. 

石砾断瓦中浮隐着那绵延的炼狱. 
国将亡, 梦魇匍匐逶迤. 生来就是奴役着... 
这就是万物终结之时. 

旋转楼梯,具体不同的艺术观赏性 作者:疯老八(Ayou)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