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死亡前的押韵-纪实体小说(中短篇)纪念我的摇滚生活

发布时间:2007年11月17日 作者:┎豁╁豁┚ 点赞数:2 点击数:3948 评论数:0 签名:经久不衰的硬派风格!承前启后!!

我们的学校门口,总有一个乞丐在游走,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他,他的表情总是露着那种欲哭的痛苦,他的表情又每次都刺着我.把我也弄得很痛苦.更痛苦的是他经常跪在地上,朝着我们学校对面的小学门口磕头,有时候也朝着我们的学校门口.这不是在乞讨吧,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见有谁给他扔过钱.如果这是一种虔诚的信仰,我很想知道他在拜什么,很多时候想去把他扶起来问:!你这是干嘛呢?但是我不能这样做.一是:也许语言不流通,搞半天他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不好解释并和他僵持在那里,然后一定会引来一大群人围观,可恶的是围观者里还站着许多漂亮的女生.二是:他搞出一句没有钱用,乞讨中,给点钱吧....我想了很久的一个问题,怎么没有人来管呢?我们都是高素质的的大学生啊!不对~确切的说是大专,而我们专业是高职.虽然我搞不清楚高职和大专的区别.这么一想我就不免可怜起自己来,又更可怜起他来,突然很想对他说:朋友,你往下走几百米,那里是本科院校,到那里去会很有前途的.和上一样,我想我是没有机会和他交谈了,当然也许我本身也不希望有,但他的举动表情依然能使我很痛苦,他不应该是等我来救的吧.想到一个问题,艺术家的责任是艺术还是社会?每次我呆滞在望到这乞丐时产生的复杂情绪结成的空间里时,森罗会拍我的肩,意思时要我快走.

 

       到这新学校虽然还不久,但舍友们都混得挺熟了,庆幸我的舍友真的是舍友,而不是通假的色友”.森罗是和我走得最近的,因为我们的性格很像,爱好也刚好一致.那天下午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看小说,别以为男生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拿的书都会涉及XXXX等内容,对不起,是一本名著.其实也没有必要解释,反正你看不到.森罗扛着音响背着一个大包进来,“的关上了门,我斜眼望去,惊呼宿舍里居然出了个摇滚青年.他将装备接好打开包,拿出琴,惊呼好一把异形琴,血红琴体张牙舞爪的造型像腐尸一般沉睡而执着的冷静,仿佛一吼起来就无法制止.接着他取出效果器,惊呼咋这么大一块!我马上跳下床着急的催他快来一段.他悠悠的忙完了才背起琴打开音响站好,他胸前大面积的十字架反射着的光直射我的眼睛,再惊呼!好酷啊!我马上就想到了一会将被拖向地狱而反抗的激情,忙做好被死亡虐待的准备,噎了口水,紧张的聆听.他微微的张开嘴,一股汹涌的声音像一颗发射出来的子弹朝着我的眼睛突击而来..~!!没有女朋友!!因为XX没有靓妞~!!........好失望.......我忍着要整死人的冲动坐在那里脸上挂着肌肉抽动的微笑,听他吼完.....果然很死亡,要晕死了....我要听你的朋友本质上应该发出的声音我说.他定在那里思考了一阵,踩了效果器,调整音量,终于,死神来临.我如愿以尝的被机枪无情的扫射,那些疼痛压住了内心的疼痛,闭上眼,这新生的一片漆黑中涌来无数条银丝,银丝触到我的脸就如轻烟那般的散了,散成了带着罪恶的灵魂又在这空间中穿流.雨点似落下的激情那么清晰,一滴滴打在胸口,将纷乱复杂的情绪洗得如此洁净,呼吸将与它共鸣,被那感伤的音符拉走了灵魂,音止,呼吸突然间凝固.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幸能与这吉他好手共度三年的激动,连连鼓掌.森罗笑了笑放下琴整理他的衣物.随口说:太狂野了,听不习惯吧.我拿起吉他,在身上搜出皮克夹,打开音响,突然凑起一段挪威的死金,他硬在那里,不过多久就恢复了.我们相望会心一起笑了.我想森罗一定恨我不是个美人,不然就可以是红颜知己了.我也很遗憾,因为现实往往与梦境不同.我经常会幻想哪天遇到个超级美女,然后她很喜欢金属,而且死得越惨的越喜欢,然后她认识了我,而我却是她眼中的绘画高手而已,她会常常和我感叹自己如何如何喜欢嚎叫、极端,于是我一句话不说,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把非常酷的异形琴,也不必考虑是什么音色声音从哪里来,突然间演奏一曲邪恶至极的残死.吃惊的她回来神来以后紧紧的抱住我说:今生非你不嫁!口水.....没想第一个试验者居然是森罗,只能换来个握手,而不是拥抱接吻,因为那样做了会很恶心,不光我们自己会吐,很多人都会一起吐.我记得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和很多的极端爱好者一样,我们是天性的对这种另类感觉的偏向.而现实又这么配合,一路过来在角落成长,那种对现实的不满日渐养成,加上对异性的焦虑,对展示自己的渴望,扭曲了思考的方向.于是感觉是被什么逼向了绝路,才宁愿自己跳到地狱,强烈的自尊让我们将技能猛烈并不断的提高.也许其中有很多弯路将我们引进勿区,年轻的我们逐渐学会怎么使自己变强.或许我们知道只能靠自己来救自己,而不能期待会有强者来救自己.但是我门却不懂为什么要拯救自己.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一个茫然状态下生存,我相信更多的人连茫然也不知道,他们在一个骗局里活着.仔细想一想,我们和平常人也差不远,脱离不了每一个年青人应有的热血,我们也一样想拿到荣誉,并且这个愿望应该比谁都更强烈,我们同样也渴望异性伴侣的迷人美丽纯真善良,渴望有用不完的钱......

 

         我们成为这样一对亲密无间的朋友,不光是对音乐的交流,还有对绘画的探讨以及所有完美艺术的渴求.那一天阳光明媚森罗和我上课出来正往宿舍走,突然闪出一位绝世佳人,我俩口水顿时瀑布一般流下,直盯着美人看.美人走了,我们相对无语.我擦干嘴巴告诉他我记下了美人的容貌,他说他也记住了.我告诉他我能画下来,他说他也能.我瞪着他,他也瞪着我,不约呼我们冲回宿舍.我拿出绘画装备立马默起,他搜出速写本拿起自动铅笔飞速狂画,我不甘示弱,画得更狂了,舍友们惊呼,原来素描还可以这样画,自愧功力太浅.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展出自己的作品,...不错....两个神仙......突然我发现不对,:过了国美了?他说,,色彩没过.惊呼到原来你是艺术生,怎么平时没有见你画?没有漂亮的模特所以不想画.,这是个严重极为的问题,我们确实很久没有画模特了,因为作为动漫专业这学校居然不全招艺术生,混进了一半普通考生,导致绘画课时还得画几何石膏体,为此我郁闷很久了.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会在这样的学校相遇,即使没有过国美,也是过了其他美院的,即使没有过美院,区内统考分数也是不低的,而且经过后来的交谈我们一致的是想学纯艺的.可是我们的文化分不行,想学画画还要文化分....

shot on canon 6d2 photo by linger-myth 作者:流光_糜苏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承袭我的“色彩意向”系列,它们或许是一片树叶、或许是一面斑驳的老墙、或许是其它什么人工的物体。每当我看到这些有岁月积淀,充满漂亮纹理和肌理的图案都会让我驻足端详,同时也让我动容。它们那鲜艳的色彩、极具装饰感的画面,无不让我为所看到的多彩世界而讴歌! 作者:安安
秋天连思绪都是敏感的。 作者:南塘河
作者:陈志坚(Chi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