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生活随笔

发布时间:2008年11月14日 作者:Lyn Kew 点赞数:5 点击数:4463 评论数:6 签名:09年,路在脚下~
           
借用了天云的双色酢浆花,喜欢阳光照射下的那种通透感

           林清玄写阳光的味道,那味道是藏在水果里\稻谷里以及一切被阳光照耀过的花草树木里,因故吃起来闻起来都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这几天的天气特别的好,在经过了立冬后的几天寒意,冬日里的阳光备显舒服。顶楼露台上的花草,依然开得很茂盛,这个冬天,还有牛们可以陪。蓝色,粉色,淡粉色的花儿,开着一簇,一团。月季夫人最后的一朵大红花,也保留了一周,为这冬日添加一丝暖色。被单的香味,混着淡淡的花草香,在温暖却不灼热的冬日阳光下,有种幸福的感觉。

           阳光透过厨房的大片玻璃窗,折射出个修长的身影落在地上。现在每天清早在厨房做早餐,反而是件幸福的事。以前因西照而拉下窗帘的房间,现也都通通卷帘了。玻璃窗上的灰尘印证着前面三季的脚印。突然有种冲动,想把玻璃窗擦干净。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玻璃窗透亮了很多,外面的行人,车辆,也看得特别的清楚。静静的看着窗外的人与物,静静的享受温暖的阳光,心里有种特别安静舒服的感觉。

           吃了个午饭,稍休息了会儿~ 继续上午未完的事儿---清洗搜罗出来的杂七杂八的东东

           这些杂七杂八的物儿,厨房的那水池根本容不下它们,只好搬到附近的一个井边清洗。

           这井也算得上是口古井了。自房子从1948年始建至今,这井也跟着存留了半个多世纪。听老妈说,这井水以前是做豆腐专用的水,现在因房子易主了,井水的纯净也不复存在。下雨天,井水几乎快溢出来,直接用无绳的水桶就可以舀得到。井边有棵大榕树,听老爸说,在他小时候,这榕树就有了。我小时候也在这榕树下玩过。算算,这榕树应该跟这房子和这口井一样老。老榕树经过多次的台风和暴雨天气,始终很有生气。每天清晨和傍晚6点,都能听到一大群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我想,这是在城市里所没有的。这老房子(包括庭院)很大,两层带个小阁楼,一楼大门的正中间,有个四方池,从四方池往上看,能直接看到天空。没错,这是用来接雨水的。这种原生态的楼房,现早已是个古迹了。二楼有个大阳台,空空的,除了些晾晒的衣物。可能是因为成了租房的关系,没有种上什么花草。这房子现是租给建筑工地的工人,白天几乎只见“女主人”(包工头的老婆),洗衣做饭养家禽种蔬菜,晚上男人们(包工头和工人)一起回来。因是从事建筑行业的,庭院里常能见到堆积着在角落里的水泥桶等工具。

在清洗时稍作下休息,一只鸟儿从榕树上飞落在手推车的手柄上,理了理毛,呵呵,可能是刚刚午睡了。正在为鸟儿可爱的理毛动作惊喜时,手推车旁三两个叠在一起的水泥桶里,探出了只可爱的小黄猫,也是刚睡醒,眼睛半眯着,打了个哈欠。先是露出了头,在桶内稍伸了个懒腰,转了个身,弓起背,半坐半站在桶内,舔着毛发,整理发毕后,才走出水泥桶。这时,鸟儿也飞走了......偶的东东也清洗得差不多了。在回家前,特意留意了下这座庭院,虽有少许的失意,但还是有许多美的回忆。

作者:诸葛不太亮
作者:GUOPENGHE
杭州网易图书馆标志性的楼梯 作者:sorinony
【藏地】四月的成都春暖花开,姑娘们短袖彩裙闹市穿行。而理塘还在冬与春中纠结,偶尔遇见桃花悄然盛开,主角仍是雪花纷飞。反复多次的大雪在日光轻抚下,温柔渗进高原这片土地,滋润广阔的毛垭草原,在六七月,牧民沿着无量河逆流而上带着帐篷,赶着牦牛成群结队迎接格桑花的登场。 作者:大刀367
每当远离喧嚣的大都市去偏远之地采风,我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或许是因为大都市繁华的背后,人与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人也变得更加世俗和麻木,“金钱至上”成为大多数人信奉的人生法则,找寻初心、找寻那份失去了太久的人间真、善、美,才是我每次远赴落后乡村采风如此兴奋的根源所在,每当回望这些拍摄于乡野农村的各类图片(不论是风景、动物、还是一个个鲜活人物),我都被他们所呈现的画面而感动,正是这份久违的真,让我由衷的感谢这些所闻所见,是他们偶然的出现,荡涤和滋养了我日渐枯萎的灵魂,让我能从心里由衷地发出“乡野有大美”的感叹!谨以此专辑纪念这些所有美好的遇见!谢谢! 作者: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