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郎木寺

发布时间:2009年8月07日 作者:布达拉的蚊子 点赞数:6 点击数:2815 评论数:7 签名:5548656http://blog.sina.com.cn/bdldwz

早上九点离开兰州 ,一路 经过 临夏,夏河,合作,才到了碌曲郎木寺。下车的地方并没有到郎木寺镇子里,而是还有4公里的路程。举目张望,车呢?据说前面桥旁有车于是背包前行。对面方向开来一辆车,在面前停住,居然跟我打探方向。好在我刚从那个方向过来,于是就指点了一下。前窗作为的仁兄居然举起相机把背着大包的我拍了下来,呵呵,我不远千里来看风景,一不小心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了。

幸运,被一个路过的藏民兄弟捎上,带到了镇上,找个地方,住下。接下来到处晃荡。

晚上,吃过晚餐,到据说很出门的丽莎饭店去坐了一下,那里世界各地,祖国各地的人都去,都吃苹果派,说实话,,不好吃。。。店里挂满了来客的留言条。里面遇到从天水过来的摩托车队,他们吃晚饭,把自己的旗子留在了店里,他们的车队叫天狼,在旗子上画了一个狼头,旗子正好挂在门口,我夸他们位置选得好,辟邪。大家都很高兴它的这个作用。

郎木寺这里属于四川和甘肃的交界处,而我住的格桑就是地处于两省交界之处,门前的路一下雨就是烂泥一堆,没有人管,这个时候,大家都很谦虚了,互相谦让这块地盘,谁都不当是自己的东西。郎木寺有两座寺庙,一座属于四川,一座属于甘肃,据说两边的喇嘛各不招呼,呵呵,有点意思。

这个地方海拔有点高,对于我来说,在平地运动还行,一旦上山就有些不适。高反是我的老情人,定时到达。照我这个德行是不适合去高原的,但是钟情高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一次又一次。第一天下雨,气压很低,一路辛苦的我,这天就很不舒服了,随便走了走就觉得头痛,精神也不好,早早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是一个好天气,早上起来,精神还不错,于是,开始在郎木寺逛游。后山上开满了野花,我躺在山尖,躺在那五彩的颜色,抚摸我的那些花,她们静静地开着。我希望我就是那一朵,被风轻轻吹过,抚摸我的脸,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

后山也是剑山,每年一度的插剑节是僧人们期盼的节日。早上,六七十个僧人一同抬着在山上砍下的大树制成的剑,一路抬到山顶。等所有的僧人都到齐了,就可以举行插剑仪式了。仪式结束后,三天的时间,僧人们可以自由玩耍,就像春游。

中午时分,号角声一响,喇嘛们都出来辩经了,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经堂外面的空地瞬间就被一片红色占满了。他们好像是有自己的地盘,眼见着一群人很有规矩地分成了几堆,老喇嘛一片,大喇嘛一片,小喇嘛一片,分得清清楚楚。很快,喇嘛们开始了辩论,有单挑的,有群殴的,也静坐的,有沉思的。每次发表自己意见的时候一定要一击掌,这是在断喝他人,从气势上压倒他人。大喇嘛绕场巡视,他们走出来的样子就很有气势,无论谁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压根就不搭理,好像没有看到一样。我不敢用镜头直接对着他们,只敢在远处偷拍了两张。大喇嘛很有威严,小喇嘛们终究年纪小,有时候淘气,大喇嘛不大的一声吼,其他人都不敢有什么违背,玩闹的停了,闲话的歇了。这让我非常羡慕,要是那些小魔头也能这么听话,我就省事多了。辩经的场面还是很壮观的,那么多的僧人在说什么我无法听懂,挥舞着自己的胳臂,敲击自己的手掌,寻求另一个彼岸。

从山上下来,头又开始疼了,照片没有拍多少,身体的不适,让我早早地离开郎木寺前往夏河。

作者:琪哥
光雾山十月自驾游 作者:吕强
下雪的世界突然变得好安静 摄影/后期@大脸夏夏子 修图教学微信:yuxia621710 免费修图教程公众号:夏夏子 作者:大脸夏夏子
冬日的颐和园人格外少,北京的冬天真是越来越冷了,连续一周的雾霾天让人在室内憋的迫不及待想出去,晚上肆虐的狂风吹走了阴霾,在颐和园日落时分记录下这个金光穿洞的瞬间时刻,再冷的天也是值得的。 ​​​ 作者:王智伟
文布南村 作者:私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