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转帖汤文博客:怀斯与霍珀[转载]

发布时间:2009年8月22日 作者:半溪明月 点赞数:3 点击数:18922 评论数:3 签名:有时间还是多读书~

画家:安德鲁.怀斯[美国]1917年——2009年
 
 
画家:爱德华.霍珀[美国]1882年——1967年
 
 

美国当代写实主义绘画的诸多人物中,我最喜欢的俩位画家是安德鲁.怀斯和爱德华.霍珀。前者以91岁的高龄,在今年1月离开了我们;后者病逝于1967年,享年85

他们均是以写实的手法,捕捉、抽取生命中我们习以为常的流逝!在他们一次次对时间的“挽留”中,怀斯始终没有离开他的故土:一个临海的乡村。独特的地貌仿佛为他提供了“天生”的场景。在他的绘画生涯中,他从来不会选择繁茂的春夏作为绘画素材,在他的世界里,冬天是永恒的主题!他钟情于荒蛮、寒冷,目光始终停驻在平凡粗糙的生活和寂静无声的残缺、死亡!他像是一名天生的“伤感主义者”!兼有宗教的情结,恰恰是这些“乡土式”的质朴,使我们看到的怀斯,始终具有一颗对故土、亲人及周边的一切饱含深情的心!怀斯生于艺术世家,从小随父学习绘画,陶醉于丢勒的铜版;深受雄浑、壮阔的写实派大师霍莫的影响。他以独特的构图、视角;缓慢深重细致入微的笔触,挖掘着人间种种“抽象的”、“冻伤”般的隐痛!相比之下的爱德华.霍珀则不同,早年在欧洲的艺术深造、游历和他长期从事的广告绘画,为他带来了区别于怀斯的“城市语言”。在霍珀的画里,我们看到的是20世纪上半叶沉闷、压抑的美国中产阶级生活:人与人的疏离、冷漠!在他的“城市风景”中,我们感到的白天,是充满了不确定、令人生疑恍如隔世的一座空城,仿佛被一场看不见的风暴吹到了“人迹罕见的史前”,留下的痕迹只有我们泛滥的行为:城市、建筑和街道,还有肆意播撒的已经“毫无意义虚假的阳光”!而他描述的夜晚,是由一些毫无关联、疲倦孤独;内心苍白、易碎的人们构成的一个暗夜,简直就像一曲忧伤的蓝调或波德莱尔笔下《忧郁的巴黎》。

 

 

旋转楼梯,具体不同的艺术观赏性 作者:疯老八(Ayou)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