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天晴朗,牙疼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0年1月21日 作者:B-face 点赞数:2 点击数:1984 评论数:2 签名:



拍攝于北京和平里小區


 
牙痛,特别的痛!



应该是上火了吧,好久没有这么忙了,邻近了杂志送进印刷厂的时间,却还有堆积如山的工作没有做完,周期这个东西真是可怕。



降温10度,被骤降的温度净化的空气漏出了许久不见的蓝天,纯蓝的哟!格外的蓝!



10点起床、穿衣、洗漱、煎包子、煮咖啡、切火腿、用力的一口咬下、牙疼!!!



依照我这28年来的经验,这颗牙估计不成了,下次回家的时候跟它saygood bye吧。



不知道有没有牙仙这个东西,貌似是西方神仙,能不能进口一个满足我一个小愿望呢?



在若干件衬衫中挑出相对干净且没有汗臭的一件真是困难。这时候古龙水递给我一个眼神,我们立刻心领神会了。



还是牙疼,牙疼时加班很high,工作与疼痛的反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晚8点时,浪高基本达到D罩杯。



虽然牙疼,跟着同事们选择了重庆菜,OY~胃很幸福,牙床子几近崩溃,舌头发麻,嘴唇香肠状,估计明天早晨菊花必然很high~~~



“你说什么?按摩?”



“去不去?”



“难道是大妹子在你身上各种摸索那种?”



“操,想什么呢!中医按摩,哥是那样的人么,等我给大马打电话。”“大马去按摩不?”“靠,你学好了?”“……”



“……,你们以前去按的是中医么?”



“去不去?”



“不去,回家睡觉。”



Shit



这就是跟我们伟大杂志社主笔的全程对话……。我妈说的没错,文艺圈没有好人-0-!!!我就是他们中一颗冰清玉洁的小荷花股朵,无数双黑手准备将我引进淤泥阵营当中,我毅然坚强的挺直了腰板。



“淤泥们!如果有AnglaBaby那样妞的时候我自己就跳下来了,否则免谈。”



 



只有一瓶力保健了,没有时间去超市买了,还要加3天班,哪天喝呢?



算了,想得头疼。



还是把那瓶巨难喝南非产葡萄酒的底子喝掉吧,软化血管,帮助睡眠!



妈的!还是牙疼!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