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如斯花》 等5首

发布时间:2010年1月29日 作者:半溪明月 点赞数:0 点击数:1144 评论数:1 签名:有时间还是多读书~
《如斯花》

被黑夜赞美的花朵,天亮
就将被这个世界遗忘。
有鸟鸣唤醒的一天
没有哀凄,没有怨怼。
阳光腿尽我们皮肤上的斑纹
干净幽亮的枝条,每一枚花瓣
都蘸满温暖的汁水——
灿烂地开,或者
寂静地落。如斯,我的生命。



《城市里的树人》

窗外的大树
落满灰尘。
在水泥森林的罅隙中间
它们活着
灰头土脸地活着。毫不引人注目。
只有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
才会暴露它们洁净的面目。
这个雨天,一大群建筑民工
在临时工棚里
洗衣,做饭,插科打诨
他们簇新的脸颊
像雨后的叶片,闪着亮光。


《敲打》

黄昏正在抽走窗外的光线
声音的敲打还没结束。
是什么在敲打?
它不是音乐,也不是歌声
但它一直响。
我的心跳已随了它的节奏
夜色的闪动也一样
我的脚步跟从它的方向。
它或许是我的敌人
或许是我的爱情。
只要我走着
它就一直在前方
敲打,像撒旦的铜锣。


《窗语》

摒弃那个称谓
像拆除你房屋的廊柱。
光线在窗框中倾斜
而你就这样站着
习惯等那人喊出一个亲密的字
已是多久?天色暗了。
一团栽出玻璃的影子
浅若从无。


《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她拎着箱子,像拎一只水桶。
太重了。轻微摇晃就有
往事泼洒出来,溅湿地面
和离她最近的一双脚。时间尘埃
湮没蹒跚的脚步。那记忆之水
颠荡在人生的列车上
越沉重,就越被刻骨铭心地抛洒。

一只皮鞋太黑,也太亮
像皮毛光滑的鼹鼠,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不停摇摆镜头的脚,充满弹性之美,如夏日枝条
精通黑厚学。扶而不疏,应不是你看到的这只。
但镜头不停,晃动不止。众多游客的脸冲进来:
喧嚣的车厢,脂粉厚重吓人的女人
老人趁机死亡,婴儿忙着出生......
出口拥挤。她最后出来,拎着破碎的行李。

“我已不在那箱中了。我不是
记事本,晶莹手镯,和瓢虫耳钉。
那枚缝补星光的针,摔碎的玻璃杯,也不是。”
许多事物都无法安放,无以盛载。
她一点一点清理旧物品:扔掉不发声的耳机
一大把看似泪珠的雨花石,布洛芬
旧车票,无用的书。一切都轻松了。

现在,她的箱子空空,站台空空
人亦空空。像一张旧照片
你看不见镜头之外的人,只有红色数字的电子钟
被目视:是离开的时间了(或者是出发)。
入口出,她随身闪进地道的身影
像一道谜,永远定格在静默不语的站台。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