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擦擦

发布时间:2010年6月03日 作者:banjin 点赞数:0 点击数:2488 评论数:0 签名:
人的记忆真的很神奇,有时费力拔插拼命要记住的东西会突然在某一时刻说啥也想不起了,而在另外一个不经意的时刻它又突然冒出来无论如何抹不去,“擦擦”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段记忆。

那年我的车坏坏在了西藏八一镇,为了等待航运来的配件,我困守八一镇七天。正在我十分无聊的时候天心大姐到了八一。她在西藏教育战线工作了三十年,有无数的弟子散布在西藏,八一自然也不例外。为了帮我熬过等待的日子,天心大姐在学生的帮助下带领我分三天游历了八一和林芝周遭的风景。那天我们来到了“泥池古秀”。“泥池”是林芝一个村庄的名字,“古秀”是指一株万年古橡柏,它高18米,胸围13米,树下有一苯教古寺,树旁就有盛“擦擦”的“擦康”。

泥池古秀

古秀,就是这株古像柏
 下车伊始,天心大姐和她的学生就在古寺墙外拨着转经筒开始了她们的转经,一位中年喇嘛赶上来制止了她们,一番交谈后才知道他们是转反了方向。说来惭愧,我们都不晓得原来苯教的转经方向是逆时针的,和藏传佛教的顺时针迥然不同。这场犯了“路线错误”的唐突转经使我们和那位喇嘛有了交谈的机会,最后他打开了寺门让我们进庙参观了一回,得以有缘亲近“泥池古秀”,并使我认识了“擦擦”。

错误转经路线

纠正了路线错误的转经

“擦擦”是一种西藏独有的脱模泥塑艺术,说白了就是泥制的各种小佛像、小佛塔等,凹型模具挤压脱模,然后晒干,有的再经烧制并彩绘。此物属一种圣物,多流传民间,一般与玛尼石、经幡形影不离,常出现在佛塔内、圣山上、神湖边、玛尼堆和转经路旁。“擦擦”的制作过程不像刻制玛尼石或印制经幡,不需要专门的技术,因此普通百姓都可以上手,所以它的数量惊人的多。



“擦康”内众多的“擦擦”

我们那天在“古秀”脚下就看见了“擦康”(装“擦擦”的小屋子),天心大姐给我讲述了“擦擦”的许多知识。我面前的那些泥质的“擦擦”或像一个“窝头”周身雕满了佛像,或像一块“印模”也是雕刻着佛像。原来“无论是出土、传世的古老“擦擦”,还是现今仍在源源不断地制作的新擦擦,一般从形式上可分为单模具制作的浮雕(高浮雕、浅浮雕),双模具制作的圆雕两种;从工艺上可分为素泥、设色、泥金三种;从制作上又可分为未经火与经火焙烧成陶、瓷等最基本的区别。”

“擦擦”中的泥擦

“擦擦”中的塔擦
 除了这些常见的“擦擦”之外,还有些弥足珍贵的“擦擦”,例如“骨擦”和“布擦”。活佛的骨灰与泥土参混在一起制作而成的称为“骨擦”;而达赖、班禅及少数大活佛圆寂后都要将活佛的法体用盐巴、藏红花等各种名贵药物将体内血水吸干,法体干涸后再塑成金身塔葬。寺庙僧人常将那些浸透活佛法身血水的盐巴或其他药物与泥土融合,制成“擦擦”,这种“擦擦”称之为“布擦”。这是最为名贵的一种“擦擦”,据说如能带上此种擦擦护身符,可祛邪恶,保平安,并有刀枪不入的效应。“布擦”在民间除了护身外还可食用,人们认为“布擦”同时具有医治百病的作用。可想而知,“布擦”在藏族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正由于它的名贵,一般人很难得到,历史上只有大师们的亲属,及官宦、贵族才可受赐。还有一种活佛亲手制作的“擦擦”,背面揿印了活佛的指印或者印章,也是一种十分珍贵的“擦擦”。。。由此看来,“擦擦”也是有三六九等之分的啊。

“塔擦”真的很像“窝窝头”

对比一下

另外,藏民一般认为,世间万物任何一种材质都可以制成“擦擦”,因此还有“水擦”、“火擦”和“风擦”,这些个都是我没有见过的。

“擦擦”做好了,还必须经喇嘛开光才能成为正式崇拜物,否则是没有灵性的。开光仪式一般是“集体开光” 绝不会仅仅为了一件新擦擦。开光仪式的规模也可大可小,可繁可简,但是无论仪式繁简、大小,其过程必须依照规定的仪轨去进行。   

开光后的“擦擦”便被制作者带回去,或直接供奉在寺院,或堆放在山洞里、垭口路旁的玛尼堆处,常年与风马旗、玛尼石刻、经幡在一起,享受着朝圣者的香火和顶礼。有些便直接堆放在一起,斗转星移,积成了硕大的擦擦堆。

我在“泥池古秀”古寺中见到的“擦擦”多数为“塔擦”据有些学者研究“擦擦”与佛塔有着密切的关系。“擦擦”首先是指“塔擦”(窝头形“擦擦”),其次才是佛、菩萨等“泥擦”(印版形“擦擦”)。我后来在郎木寺见到的“擦擦”就多数是后者。



郎木寺的“擦擦”

川西阿坝若尔盖县班佑乡多玛村有一座高五米、周圈八十米、保存完好的大“擦擦”堆,据说其上限可追溯到九世纪赤热巴巾时代(815至841年)。堆放着的泥擦无数,全部是由附近村民祖辈打制的。此种方式正合义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卷下《南海寄归内法传》记载“或置空野,任其消散”的古制。

最后说一句,藏民认为将供奉的“擦擦”带回家是不吉利的,所以天心大姐及时制止了我想带两个回去留念的想法
旋转楼梯,具体不同的艺术观赏性 作者:疯老八(Ayou)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