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俺和尼娃的幸福生活   [六]

发布时间:2010年6月03日 作者:banjin 点赞数:0 点击数:562 评论数:0 签名:
六、丢啊丢 丢牌照

NIVA原来的牌号是“京A-C8582”,这个牌号很好,透着老资格外加吉利。要知道,现在在北京搞个京A的牌子可挺难,买辆新车去车管所拍号头天晚上得做什么样的好梦才能拍上这么个号?这号码另一个好处就是和俺京牌的FK尾数一致都是2,每年十二月检车时俩车一同进京有个伴儿。那时候京沈高速还没开通,进京要走G102,为了第二天上午就能办成事儿,我们一般都是晚上跑大约11个小时,路上车匪路霸挺多,有个伴儿“抵抗力”强些。今天就讲讲这块好牌子的故事。

俺和尼娃的幸福生活 <wbr> <wbr> <wbr>[六]

那是一次去本溪,晚了就住下了。早上起来,热车,告别,热热闹闹的上了路,谁知刚拐上本溪的一条主要大街,就见一JC叔叔挥手示意停车。那一阵子本溪的交警专门找外地车的茬儿扣车扣本,外地司机都被扣怕了。后来经过整顿,本溪的主要大街上都挂了跨街的横幅大标语:本溪交警承诺外地车违章不扣车不扣证。

“怎么了?”俺一边往路边靠一边问副驾座的同事“没怎么啊!”“那他干吗拦车啊?” “没事,不是说了不扣外地车么?” “可没说不罚款啊!” 俺一边犯着嘀咕一边有意往前多出溜了一点,停在一“不扣车不扣证”大标语下面,不是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么,你有了政策,俺只好有策略了。

收了俺的驾照和行车执照,JC叔叔开问:“你这车怎么回事儿?”“什么怎么回事儿?”“是你的车么?”“是啊!”“哪儿来的?”“北京来的。。。”“我问你怎么来的!”“开过来的。。。”“你捣什么乱!我问你是买来的么?”“当然啊,还能是偷的?!”我有点火了,这JC叔叔不是找茬儿么?“买车时没买牌子?”“?!。。。没买什么?”俺觉得有点乱。。。“你下来自己看看。”俺跳下车绕到前面一看,喝,这没了牌子的车还真是扎眼。赶快又绕到后头,也是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俺和尼娃的幸福生活 <wbr> <wbr> <wbr>[六]

“车牌儿丢了?你们本溪咋丢车牌儿呢?!”“自己的牌子不看好你问谁啊?”那JC叔叔看来早饭喝的是小米粥,脾气挺好。“车不能开走了。”“。。。你们不是承诺不扣车么?”俺同事插了一句。“不是扣车,你需要如此这般我才能让你上路。。。” 如此这般是什么?如此这般就是:

1)到停车所在地治安派出所报案并打个失窃证明,这证明去北京补牌照时是要件。

2)做个原牌号的纸牌照贴前后风档上并注明:“牌照丢失补办中”。

得,办吧,一上午就忙忙的没了。回想起来,昨儿晚上是把车放在本钢一个单位门外,原以为那里彻夜灯火通明外加有打更老头一定是稳妥的,谁知大意失荆州,这么好的一块牌子,到了我手里没两年就丢了,着实有些懊恼。不过还要感谢那位JC叔叔,不是他提醒,俺还得再跑一趟本溪办那证明。

后来到是补了块牌照,号码是京C-XXX2,还是12月检车,可那京C“精稀”的多不好听啊!

今日NIVA写真:

俺和尼娃的幸福生活 <wbr> <wbr> <wbr>[六]

前排座椅掀起的样子

俺和尼娃的幸福生活 <wbr> <wbr> <wbr>[六]

后门掀开的样子。那备胎是改装的,原车没有。

2016年6月,有幸和朋友一起来到壤塘。 虽只是雾里看花,但那段美好的日子,却真实存在于脑海里。 谢谢朋友们! 说到壤塘,好多朋友不太清楚,色达,您知道吧?壤塘县就在色达县旁边。 壤塘的藏传佛教以觉囊派为主。 壤塘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秦汉时期,这里曾经还是羌人生息之地。 至2010年底,壤塘县总人口3.48万人(内地一所大学的人数都有这个规模了,所以才有苍茫草原而不是茫茫人海)人口虽然少,但壤塘县的民族到是挺多,有彝族、藏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土家族、傈傈族、满族、瑶族、侗族、纳西族、白族、壮族、傣族等民族分布。 壤塘县,海拔落差在5178米至2650米。主要以丘状高原地形为主。年平均气温2.2-7.5°C。 以上关于壤塘的内容,摘录于网络。若有错误地方,敬请指正。 作者:大刀367
一阵风过,一季叶落。踩在落叶上,有秋日的回响。 10月份,刚好可以把平时收集的一些落叶拿出来搞创作了,还临时出去捡了一些回来。 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的脚步都是箭步如飞。 其实有时候我们可以慢下来,多看看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脚下的落叶。 城市里的落叶,种类不会很多。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其实它们也可以很可爱。 它们在我眼里很特别,换一种方式展示,可能成为不一样的艺术品,哪怕是一瞬间。 作者:翠花小拍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
箱角落里的岁月 作者:南塘河
摄影后期:流光糜苏 作者:流光_糜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