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乐安流坑:千古第一村,永远的乡愁家国

发布时间:5月06日 作者:千百度 点赞数:94 点击数:4953 评论数:0 签名:走过的地方,错过的人,呼吸过的味道,都印记在快门按下的瞬间。有故事的人,一张照片记载一段故事。用镜头看世界-->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vip9158 太平洋博客:http://vip6668.photo.pconline.com.cn
“五一”长假,几位摄友一行,从吉安出发,专程探访了“才子之乡临川”境内的流坑“古村”。这是一座位于赣、闽、粤三省交界处乐安县牛田镇的千年古村,被前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先生誉为“千古第一村”。车行约一个半小时,我们抵达了流坑古村旅游服务中心,一座融古典韵味和现代风格于一体的建筑。走进服务中心,“一条龙”的旅游服务项目一应俱全,醒目处张贴的是导游人员名单,其中两名被冠以“状元”,三十四名被冠以“进士”,七十四名被冠以“举人”,这的确使人眼前为之一亮,以前倒是未曾见过。极目朝古村方向望去,距村子不远处,一簇簇古樟树犹如一顶顶撑开的大伞,点缀荫庇着整个村子。碧绿的樟叶衬托着蓝天白云,溶进灰白相间的建筑群中,把我带进了苍茫与神秘之中,一股久违的乡愁瞬间在心头荡漾开来。 “流坑古村”的千年历史,大致为:始建于五代,兴起于宋代,衰微于元代,繁荣于明清,败弱于民国。古村背靠青山,三面环水,处于丘陵地带的盆地中央,盆地东南角有个缺口,一条江从东南方向的崇山峻岭中逶迤而来,碧水澄澈,悠然一脉,至村边转绕而西,予流坑村以抱水枕山之胜,灌溉舟筏之利。远处,群山拥翠,岚雾飘拂;近处,江水环绕,参天古树掩映芬芳中洋溢出凝重祥和之气;村周江岸,野鸥翔集,百鸟和鸣;环村水面,清澈见底,晶莹可人,澄净里透射着灵秀之态;古村院外,青砖环护,绿柳周垂。弯弯的江水,静静的古村,浩瀚的蓝天,悠悠的白云,窄窄的石桥,构成了古村诗意般的轮廊。一群农家女身着各色衣裳,顺着江边的青石板浣衣洗被,娴熟优雅,无意间为古村平添了几分妩媚艳丽,几分闲情逸致。这条环绕古村的河名叫乌江,与楚霸王项羽别姬自刎的乌江同名,但她却是千年以来哺育古村流坑的母亲河,给世世代代生活在流坑的乡亲无边的暖意,更给千千万万流坑的游子无限的乡愁。 古村街巷,由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以使过往行人晴天免受尘土飞扬之苦,雨天则无泥泞路滑之忧。巷道不足两米宽,夹在两旁古色古香的老屋中间,因为转角望不到尽头,烟云萦绕下恍若梦境。鳞次栉比的老屋,早已被风雨侵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但却给我们留下了一缕温馨的青色遐想。流坑村现存的500多栋各类建筑中,有明清传统建筑及遗址260处,其中明代建筑、遗址19处,牌坊楼阁59座,各类宗祠50余处,是江西唯一类型齐全、数量众多、规模宏大、特色显著的古建筑群。 古村流坑,最灿烂辉煌的时代正处宋、明和清初,这既有流坑人长期接受儒家文化薰陶之功,更是中国经济南移的大趋势所致。南方经济的迅速崛起,使南方人政治欲望更强,科举入仕制度为有所准备的南方人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一批批流坑人也汇入了科举入仕的大潮入朝为官了,在带来各种荣耀的同时,也带来了不菲的财富。于是,以深厚的儒家文化底蕴为基础,辅之以政治资本和经济实力,一个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相得益彰的流坑村也就拔地而起了。流坑后来的衰败,隐发于晚清民国。当时许多靠竹木生意发财的流坑人,也假借摇摇欲坠的清廷卖官鬻爵成风之机,以花钱捐官买爵替代了学而优则仕的千年传统,逐渐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根基,逐步走衰落。或许是中国近代有太多的变故,政局长期动荡不安,黎民百姓颠沛流离,绝大多数以儒家理学为规范的中国人包括流坑人,适应不了这种沧海桑田的变化,只好守着祖业,维系子嗣,随着近代中国的衰落而衰落……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没有清末以来流坑村的衰落,“古村流坑”这一有形的历史文化遗存与无形的精神文化遗产高度结合的杰作,或许早已被现代楼宇取代了,人们也就永远无缘品赏流坑这个“千古第一村”的历史传承、自然风光和文化艺术,流坑古村也就更无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首批中国传统村落”……,等等荣誉称号。流坑所承载的文化余脉不同于苏南古镇周庄同里,也不同于徽派西递宏村,是庐陵文化与临川文化的叠加,独具的历史文化和丰厚遗存,使它不可替代。
作者:墨友
小米note3随拍新疆 作者:王力
8月新疆游记 作者:候博
巴音布鲁克草原 作者:雪爷-wyong
作者:宫城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