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大一海鲜火锅】上好食材 涮一品汤锅

发布时间:6月13日 作者:空气精灵 点赞数:12 点击数:2986 评论数:0 签名:
喜欢火锅这种形式,突破了食材、季节、口味等一切一切的局限,无物不可涮、无时不可涮。相比于其他的火锅,更偏爱注重锅底滋养的港式火锅,不仅美味而且健康。 【大一海鲜火锅】酒香不怕巷子深,海鲜火锅就怕你错过! 城中新近人气火锅店,来自香港的火锅品牌,上海首家分号,主打港式海鲜火锅,选址大沽路,几步之外是繁华的南京西路商圈,餐厅门前有花木扶疏的别致庭院,以闹中取静的氛围迎接寻味人。穿过花径,步入餐厅,地中海蓝跃入眼帘,写意抽象的背景墙设计,让人忆起海岛度假的幸福时光。海鲜明档,汇集世界海产。照片墙,找到你喜欢的TVB明星了吗?扶梯而上,二楼是一间间私密性极好的包房,环境舒适雅致,既适合朋友聚会,又能担当宴请。 火锅店里的酒单,意外得丰富,日本清酒吟酿、世界精选葡萄酒、国产酒,皆有。挑选了一支“意大利赛普斯蚝家气泡酒”手举精巧的水晶杯,酒杯中跳跃的气泡载着刺激、馥郁、而又清新的口感一齐将所有的人迷醉了。 微醺开启火锅宴,首先上桌的是蘸料盒,沙茶酱、XO干贝酱、海鲜酱油、花生酱…再配以葱末、小米椒圈、香菜末…可以依照自己的口味调配,享受DIY的乐趣。 相比于其他的火锅,港式火锅更注重锅底的滋养,是将营养、美味、养颜集于身,鲜香四溢,既刺激了美味的渴求,又满足了爱美的心理。【大一海鲜火锅】费时熬煮的火锅汤底,很特别,既有港式经典款胡椒猪肚鸡锅、秘制牛汤沙嗲,也有创新独特的金汤西班牙火腿花胶、意大利黑松露野菌、花甲皇蟹、台式冬阴功、古越龙山醉鸡…… 掀开飞鸟展翅的金铜锅盖,是足火熬煮的【西红柿澳洲牛尾汤】,活体菌菇现点现摘,剪下一朵朵菌菇铺在汤锅里,仪式感十足!开涮前先喝汤,鲜美浓郁,酸甜平衡!牛尾炖得酥嫩,富含胶原蛋白,回味有一股淡淡的乳香,搭配自然的恩物——菌菇,温软润滑,以及微嚼后萦绕齿间的丝丝清香,好喝的汤头,一碗不过瘾。 餐前小食【炸鱼皮】咸蛋黄包裹,油炸酥脆,咸香可口,是道不错的下酒菜。 涮品以世界进口海产——澳洲大龙虾、帝王蟹、红毛蟹、东星斑、澳洲野生大鲍鱼、象拔蚌、高等级的牛肉、生态菌菇和有机蔬菜为食材。菜单上还能找到一些稀有特别的涮菜,例如“猪天梯”舌软骨,一头猪身上只有这一块,口感脆爽弹嫩。 【澳洲和牛上脑】漂亮的雪花纹路,均匀地镶嵌在肉的纹理中,轻涮数秒,蘸上海鲜酱油,送一片和牛入口,肥美丰腴而无半点油腻感。 【龙胆】龙胆鱼(龙胆石斑鱼)是世界上少有的高蛋白、低脂肪、低胆固醇的鱼类。一鱼两吃,细嫩洁白的鱼肉涮汤,鱼骨做椒盐脆炸,一次可以尝到两种风味。 【海鲜拼盘】竹蛏皇、新西兰刀贝、大连鲍,润厚丰美的海鲜肉质,在鲜美的牛尾汤加持下,瞬间升级,每一口都充满鲜活的海洋味。贝壳类海鲜的最佳吃法,就是“打边炉”,肥嫩多汁,轻咬下去,汤底的鲜、竹蛏皇本身的鲜甜和秘制蘸料的鲜在唇舌间层层展开。 【黑松露带子饺】云吞皮里包裹着鲜带子和肉馅儿,齿间萦绕着黑松露特有的菌香。 【杨枝甘露】新鲜芒果打成的芒果汁,香味十足,西米软糯,腻在汁水里很润滑,西柚的果肉里还有微微一丝甘苦,加以平衡,没有丝毫甜腻,只有满足感。清新的芒果之气,驱走夏日的倦怠。 火锅是聚餐时省事又讨巧的料理,和三五好友围坐在热腾腾的火锅旁,边吃边聊,彼此之间的友情仿佛也越吃越热乎。【大一海鲜火锅】食材新鲜,有服务生专人侍桌,节奏把控刚刚好,夜宵营业至凌晨三点。 Tips: 2019/6/1~2019/8/31每周五、周六周日,中国银行62开头银联信用卡有优惠活动“满500减150”每日限量10名。 每晚夜宵时段23:00~3:00 全场8.8折 当日菜单: 西红柿澳洲牛尾汤锅299 龙胆260/斤 鲜嫩金钱展169 澳洲和牛上脑369 鲜新西兰刀贝66 竹蛏皇38/只 大连鲍鱼38/只 荔浦芋头39 炸鱼皮39 咸蛋黄猪肉丸79 有机豌豆苗29 野菌拼盘69 黑松露带子饺129 调料10/位 意大利赛普斯蚝家气泡酒299 杨枝甘露39 大一海鲜火锅 地址:上海市大沽路418号 电话:021-53099819
客户:良品铺子 摄影后期:吴晨 灯光辅助:吴坤 王翔 出品:KAPAI IMAGE 作者:吴晨joyce
礼饼对于大部份人而言,是古早味,是童年记忆里有关长辈的一抹味道,慢慢地消失,但它永远值得拥有,在自己也成为大人之后,发现它也和旧时不同了。 ​​​​ 作者:山林食纪
作者:山林食纪
对于鱼丸的情结来自于当年“逃离”福州之后的浓烈相思,一座城市用食物来挽留,亦或是用食物来唤醒曾经岁月的橙黄橘绿,它的本身,就超越单纯的名词了。是一个形容词,是一份心情。 作者:山林食纪
活着呀,短短人间世,一点头疼脑热还有嘴能叫唤几声,那地里的枝枝叶叶,却从来都不说道。 东风来的时候,它们便寻着暖春的气儿开始发芽,开始长大; 夏至的时候,它们蓬勃它们占满了山头每一寸土地,眼里望不尽地,全是一爿又一爿的绿; 走到了秋,果子熟了,叶儿掉了黄了; 入了冬,也静了,甚至都熬不到冬,兴许就成了地里的肥。 也是这些个有名无名的草木,乾坤之下有了讨人欢喜的气儿,拨着人心,一点一点儿地荡出喜乐。 作者:山林食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