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汉口租界区--大智门火车站

发布时间:2014年2月27日 作者:追风者 点赞数:10 点击数:63715 评论数:12 签名:社会问题的探究者

建于1900年—1903年的大智门火车站是中国早期建成并保存至今的著名火车站建筑之一,也是武汉市目前唯一保留下来的老火车站建筑,大智门火车站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京汉大道与车站路交汇处,是中国第一条长距离准轨铁路——京汉铁路最南端的大型站。  建筑站房坐西朝东,建成时正对着汉口法租界的玛领事街(车站路西段),形成强烈的对景效果。站房为2层砖木结构,建筑面积4000多平方米,其中候车厅面积1022平方米,由法国人设计。建筑风格仿照德国中世纪建筑,从左至右分五段对称设置,有五个绿色铁皮瓦屋顶,中部大厅前后墙设计了大型半圆拱窗,四角各建有1个高20米的塔楼,塔顶为铁铸,呈流线方锥形。墙面、窗、檐口等部位都以雕塑装饰。建成时曾是亚洲设备最好和最壮观的火车站 ,是中国近代铁路建设重要的历史见证,已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作为一投资公司办公室使用。

[编辑] 历史1900年动工,1903年建成,原为卢汉铁路南端终点站的主体建筑,法国工程师设计。

1931年武汉遭遇洪水之时,此车站也被部分淹没。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改名为汉口火车站。

1991年10月1日,新的汉口火车站建成后,这座火车站停止使用,曾经开过家具城、娱乐城。

2001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4年,在车站后面的旧铁路原址上建设的武汉地铁1号线投入运营。

现在使用权转移给武汉地铁集团后,曾考虑过作为博物馆使用,但实际上被租给中森华集团作为办公室使用。

 

   寻城记:大智门火车站带武汉赶上工业革命的列车

  大智门,被人们记住,是因为这里有一座老火车站——大智门火车站。这座老汉口的地标式建筑,绝对算得上是武汉近代建筑中极为精美的一笔。

  位于今汉口京汉大道与车站路交会处,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老火车站,在近一个世纪内,几乎见证了近代武汉所有的辉煌与变迁:京汉铁路开通,由武汉可以直通北京和华北地区;辛亥革命在武汉爆发,清朝在武汉的最后一批官员从这里上火车逃回北京;近代汉口在租界与铁路间逐渐形成与繁荣起来……正如何祚欢所说,“老火车站的建立,让汉口这个古代名镇开始追赶上工业革命的浪潮。

  它曾是中国最具现代化、最雄伟的火车站之一,曾经繁华的城市中心,满载历史与荣光的城市记忆。现在,一边的京汉铁路早已不见,只留下一个地名“京汉大道”与轻轨;而另一边的车站路,繁盛与拥挤,都已不在。只留老火车站孤独地守在轻轨“大智门站”一旁,等待一座新的艺术中心在此兴起。

  先有大智坊,后有大智门

  1864年,为防捻军南下,汉阳知府主持修筑汉口城堡,上起硚口,下到一元路。八个城门包括玉带门、居仁门、由义门、循礼门、大智门、通济门以及两个便门,其中居于中心位置的四个城门则由早期的“汉口四坊”而来。

  走在武汉曾经最繁华的城市中心,如今这里已成为一处静谧的所在。

  大智门火车站,早已于二十年前搬迁并挪为他用,京汉铁路变成为如今的轻轨,而车站路则被林立的饭馆所覆盖。

  老火车站的繁华,只有偶尔从几个老人口中得知一二。“原来这里每天都是人头涌动,走路都得挤过别人才能转身。”今年已经80多岁的张奶奶,自上世纪50年代搬来这里,在车站路的小屋里开过小店,三个孩子也都是在这里出生,她似乎仍很怀念往日的喧哗与热闹。而住在街另一边的冯大爷说,“大智门”最早是汉口的城堡名,后来沿用下来。

  因商贸和经济而兴的汉口,建立之初并没有独立建制和行政管理机构。据武汉市图书馆地方文献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介绍,它并没有“城”,“既没有设防的城墙,也没有作为行政权力象征的衙门”。直到明嘉靖年间,才在汉阳县内设巡检司于汉口。

  到了清初,汉口巡检司分为仁义、礼智二司,仁义巡检司设于原汉口上路,礼智巡检司设于原汉口下路。据《汉阳县志》记载:仁义、礼智两坊之后演变为汉口四坊,分别为居仁坊、由义坊、循礼坊、大智坊;直到清末建立夏口厅(汉口)之前,汉口均为四坊管理机制。

  由“汉口四坊”时期到汉口老城堡的城门,这些过去进入汉口城的通道,在卢汉铁路修筑期间,城门所在地均成了与铁路垂直的交会点。大智门和循礼门作为重要的两个站点,成为近代化的火车头进入汉口的必经通道。大智门火车站作为京汉铁路重要恢弘的一笔,见证了近代铁路的百年历史,以及武汉近代城市的繁盛与辉煌;而“大智门”,也开始以一个地标性的存在,打开了近代汉口发展的大门。

  一座车站,一个古镇,一场浪潮

  “一路可控八九省之冲,人货辐辏,贸易必旺,将来汴洛、荆襄、济东、淮泗,经纬纵横,各省旁通,四达不悖,实可裕无穷之饷源。此则铁路之枢纽,干路之始基,而中国大利之所萃也。”

  ——张之洞《请缓造津通铁路改建腹省干路折》

  今天的武汉人,对老火车站的记忆依旧清晰。

  现在大智门火车站内公司工作的汪师傅还记得当年在这里乘车的情景。“这是我年轻时候去郑州时上车的地方”。汪师傅说,“第一次来到火车站时就被眼前的壮观惊呆了”。

  大智门火车站是典型的新古典主义建筑,自建成起就是京汉铁路沿线最大的亮点。著名设计理论家王受之在有关老车站的回忆里这样描述道:建筑平面布置为中部突出、四角各建有高20米的塔堡,堡顶为铁铸,呈流线方锥形;四个塔楼顶都用墨绿色金属包裹起来,是模仿德国巴伐利亚地区城堡碉楼的顶部形式。“面对车站路的那个半圆拱门尤为壮观——前面有一个很大的自鸣钟,半圆拱上端还有一只青铜铸造的飞鹰。”

  这座当初最具现代化和独特风情的火车站,由法国工程师设计,最初于1903年底建成,历经三年时间,至卢汉铁路(后称京汉铁路)全线建成后通车。这也是张之洞由两广总督调任至湖广总督最直接的原因,他为了修筑铁路,“举四方之商力,注卢汉一路。”为保证铁轨所需之原料,采铁矿,办铁厂,武汉近代工业的辉煌一页由此书写。

  著名表演艺术家何祚欢在说到大智门火车站时,称此为“一个人改变一座城赶上了一趟车”。 “在中国的专制王朝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汉口已经发挥出了其重要作用。但是当时的汉口还是一个古代城市。”何祚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大智门火车站的建立,给当时的汉口创造了一个条件:一个古代的名镇,开始追赶西方工业革命的浪潮。”

 汉口老里份旁,是法租界大舞台

  “后湖筑堤,芦汉通轨,形势一年一变,环镇寸土寸金。繁盛极矣,南北要道,水陆通衢,每届火车停开时候,百货骈臻,万商云集。下等劳动家藉挑抬营生者,咸麇集于此。”——《夏口县志》

  火车站建成后,由武汉可直通北京和华北地区,原本地处荒僻的大智门一带快速发展起来。

  “这里算是城中的闹市区,沿路都是商店、副食店、餐馆以及卖各种东西的小贩们,搬运也是非常红火的生意。”何祚欢说,“现在附近一带的许多里份都是当时建的,那时候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到这里建屋置业”。其中包括叶凤池、程汉卿、何佩瑢以及刘辅堂、刘子敬父子。

  现在走在车站路上,随便一拐便能撞上不少老里份,比如长安里、辅堂里、新安里、公德里等。走进老里份,便能闻到一种独特的武汉味道:这些房屋比较洋派,两层小楼,楼层空间高;里份内房屋结构规整,多为单元联排式;房屋多为砖木结构,室内铺的是木地板、木楼梯、门窗也多是木质的。而且从来不会缺少绿色,各家阳台、门口都种着绿色植物,连墙壁上也爬满了各种藤枝与绿叶。自小在辅堂里长大的徐师傅告诉记者,“老房子住得舒服,邻居之间感情也很好,大多是从小一起玩大的。”

  大智门火车站临近旧法租界,自19世纪末至20世纪40年代,车站路这部分多为法租界的区域,法租界的工部局、巡捕房、兵营及许多重要洋行、俱乐部均设于此。而火车站的建立,使这一带迅速发展为租界与铁路间的城市中心,许多重要的娱乐、休闲场所也建于此,最有名的便要数当时的剧院了。

  “大舞台(人民剧院)、满春、天生、天仙四个剧院是这里最有名的,天生和天仙门对门打擂台,可见当时的火红程度”,何祚欢说,“京剧、汉剧、楚剧、豫剧……每天都在这里上演,外地来的最好的剧团都会到人民剧院来,梅兰芳等当时的不少名人都到此演出过。”他说,小时候看戏,只要叫辆车,跟他说法租界大舞台,几乎人人都知道。

  如果说汉口是因水而兴的话,那么火车站建立之后,原本以水运为主的格局开始改变了。铁路为城市打开了新的大门,随后粤汉铁路的开通,让武汉处于南北交通的干道上,“其繁茂较之京沪犹驾之上”,从此有了“东方芝加哥”的美誉。

  ◇ 手记

  遗憾没在这里

  坐过一次火车

  寻访老火车站,多少总让人有些悲怆过后的迷茫。面对这座孤立又绝美的候车大厅,你不知道还能寻见些什么。

  记忆里能想起的,就是小时候的铁路。那是童年里最为欢乐的时光,生长在铁路边的孩子,总是喜欢听火车轰隆隆开过,然后数着火车车厢,幻想有一天可以搭车离开这世界。

  大人们喜欢用“铁路内”和“铁路外”来给孩子们讲故事。时间久了,孩子们也大概知道,铁路似乎就是城市的代名词:繁华与荒野,便在这铁轨与铁轨之间。

  还没等我长大,铁路就没了。好多记忆里的地名都消失了,像是单洞门,双洞门。后来这里修起了宽阔的马路,再后来,又建了轻轨。然后,老火车站由孩童时期的向往变成了追忆的凭吊,而家门口的循礼门站台,早被围栏围起,夷为工地。

  当我终于走进老火车站,为其惊叹之余,只是遗憾:我没有在这里坐过一次火车。

  【大智门】

  特别文史顾问:徐明庭

  大智门,汉口老城堡的八个城门之一。在一百多年前所建的京汉铁路中,“大智门火车站” 便由此得名。“大智门火车站”是中国最早的枢纽火车站之一,建成后直通北京和华北地区,成为武汉陆路交通的主要工具。彼时身为“天下四聚”之一的汉口,由此驶入工业革命时代。现在的“大智路”,便是这么沿用下来的。

  车站归车站

  车站路归车站路

  车站路,顾名思义,因紧靠大智门火车站而得名,这是在上个世纪40年代之后才改的。

  在此之前,这一带为汉口旧法租界的区域,原本分三段:原汉口火车站至友益街一段称玛领事街(玛领事即玛玺理,1900年-1904年任法国驻汉口领事);今中山大道至洞庭街一段称大法总理克勒满沙街(克勒满沙在1919年巴黎和会时任法国总理);今洞庭街至沿江大道一段称邦克街,为法、俄两租界的“界限街”。1918年,邦克街又以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名字命名变成威尔逊路。

  法租界收回后,这三段才合并为“车站路”。

 

 文章来源 :2011年10月18日    长江商报
 

yt09030310
41126186201208240830402702601551238_000
yt09030308
yt09030309
yt09030306
41126186201208240830402702601551238_001
41126186201208240830402702601551238_003
41126186201208240830402702601551238_005
41126186201208240830402702601551238_002
41126186201208240830402702601551238_004
现代人的生活圈子很大,往往一部手机或电脑就可以联通全世界,但大多数时候又很小,小到只关心自己,那些呈现眼前的种种往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身在这里,心在别处,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生活。 作者:天黑不睡
莫斯卡是丹巴最神秘的自然村落,这里的藏民自稱是草原英雄格薩爾王的後代,牧民們沿著祖輩最自然、最古老的生活方式,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莫斯卡人守望著遠古的歲月,默默祈禱這片淨土上的神靈保佑平安,在超然物外的仙境中,無意識的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作者:卢海林
记于2019.03 ,铁道旅行中一面之缘的人 作者:Carrion
作者:清风徐来2018
【门】一个门,可以看到太多人的影子,唯有读书,才会更好的走出这个门...... 作者:一生有你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