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番外篇:福克斯冰川24小时

发布时间:2017年1月17日 作者:威尔先生 点赞数:9 点击数:29893 评论数:7 签名:

对于到访者而言,能在新西兰来一场放空自我的徒步是一件幸事,而能在南阿尔卑斯山脉的冰川上徒步则是件可遇而不可求的幸事。由于受地理因素影响,西海岸中部地处南阿尔卑斯山脉阴面,气候常年温润多雨。因此,在库克山和塔斯曼山的共同作用下,该区域孕育了多条温带海洋性冰川,其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福克斯冰川和约瑟夫冰川。由于两者海拔适中,交通便利,危险系数低,因此冰川直升机、冰川徒步等项目几乎成了每一位到访者的标配。


然而,冰川项目更多考验到访者的不是体能、技术,而是运气。其中以福克斯冰川尤甚,一年365天有近250天都在淅沥沥地下雨,加之2013年福克斯冰川底部坍塌和泥石流,原有徒步上冰川的线路被严重冲毁并无限期废止,普通游客只能通过一天两批次的直升机前往冰川中部进行徒步体验。此外,2015年的冰川坠机事故让现行的南岛直升机航标变得更加严苛,只有在连续4小时具备平稳飞行的气象条件下,直升机方准予起飞。正是因为如此,福克斯冰川和约瑟夫冰川直升机班次预约取消率近两年来高居不下。


我们起了个大早,从霍普蒂卡一路赶过来,到了福克斯也已是中午11时。由于下雨及峡谷风力因素,当天11时40分的班次及13时50分的延后班次均被取消。经过短暂商量,我们决定再试一次,将时间又延迟至隔天的7时50分。

翌日,在下了一夜雨后,天空终于放晴。迎着朝阳,我们分别乘坐2架直升机前往福克斯冰川。8时整,我们抵达冰川中部,随着直升机地远去,偌大的冰川仅剩我们一组8人,环顾四周是一片洁白,举目远眺,那种天地苍茫间无以伦比的野性震撼强烈地冲击周身的每一处感官。看着洁白的冰川如奔腾的河流从山顶倾泻而下,在阳光的闪耀下散发着淡蓝的光芒。站在浩瀚的冰川下,这一刻你会深切地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生命的渺小,体会到那句一山一世界的禅言至理所在。由于整个冰川直升机项目时长为4小时,在换上冰爪后,我们即跟随向导Blake、Shara向冰川顶部进发。


受益于新西兰政府的保护性政策,福克斯冰川没有缆车,没有登山步道,加之直升机运力有限,每年踏足冰川的游客数量均被严格控制。因此,一路上冰斗、冰门、冰坎、风洞、蓝洞等冰川特有的地质奇观种类繁多且均保存完好,冰川洁白度和纯净度均远超国内已开发的的海螺沟、明永、米堆、来古等冰川。


身处其中,这是一种完全无法言状的美,你不单会感慨造物之神奇,在低海拔就能还原体味专业登山运动员在喜马拉雅山脉深处的观感,更会因此觉得幸运。而无疑,我们是幸运的,或许是福克斯冰川为了补偿昨日对我们的亏欠,它决定给我们一个更大的惊喜。


12时整,当我们徒步回到停机坪,对讲机里传来“直升机将于3分钟后到达”的提示。于是我们开始卸下冰爪,返还登山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久违的轰鸣声却没有如期而至。经过与对讲机里的地面人员短暂交流后,Blake皱了下眉头告诉我们,由于峡谷内临时起雾,雾层厚度已经影响到直升机得正常起降,原定接我们的直升机已返回机场待命,需等到雾气散去才能再来接我们。


由于担心我们无聊,Blake和Shara又组织我们沿着另一条线路去参观冰斗。而这时,阳光似乎也躲了起来,任由雾气弥漫着整个山谷,没一会整条冰川都笼罩在雾气中。13时,Blake与地面人员正式确认峡谷天气变得更加恶劣,雾气将至少持续到下午15时以后,于是他决定带领我们下撤至冰川中部平台,那里有Fox GlacierGuiding的应急物资储备点,可以边喝咖啡边等待直升机。


经过30分钟的下撤,我们终于抵达冰川中部平台,同时到达的还有其它队伍的17人,国籍分别来自印尼、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Blake和Shara及其它向导从应急物资储备桶中取出饼干,烧开水给我们冲上奶茶、咖啡和热巧,一边宽慰我们,福克斯冰川从96年正式商业运行至今仅出现过2次因天气原因导致人员滞留。此外, Fox Glacier Guiding的大小Boss,即新西兰国内最顶级的高山向导今天恰好在福克斯冰川训练新人,有他们在,让我们不必太担心。


然而,过了15时,天气依然没有转好的迹象,不仅雾气越来越重,雨势夹杂着大风越下越大。随后FoxGlacier公司的大小Boss及15名向导也下撤至平台加入了我们,一场新西兰旅游保姆式救援随即展开。在大小Boss的协调下,Blake、Shara和其它15名向导开始有序分工,一部分向导开始搭建帐篷,一部分向导分批发放食物、热饮、雨具及保暖衣物,剩下的向导有的在带动队员跳舞取暖,有的在轻声安慰。现场的一切很难想象这些向导中大部分还是没到多久的新人,更别提大部分向导多没有在福克斯冰川露营的经历。整个救援现场就像程序化控制般有序运转,每个人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由于一名印尼女生在下撤过程中受凉,可能存在失温的危险。在紧急与地面人员磋商后,大小Boss决定利用17时40分短暂的10-15分钟窗口期调配中型直升机上来救援。17时40分,天空如预期般出现了一抹蓝天,蓝天的范围越来越大,久违的阳光开始缓缓地透过云层,在浓雾之外开始呈现一片绯红。此刻,若在山下的马西森湖,这会应该是步入日照金山的高潮了吧。终于,远方传来巨大的破空声,4架直升飞机呼啸着穿过浓雾在平台低空盘旋,由于不是军用直升机,未配备夜视仪,因此驾驶员只能依靠目视沿着峡谷崖壁缓缓降落。

在大小Boss的指挥下,向导们引导着受困队员分散到各自的停靠点,整个救援现场宛如美国大片,那一刻脑中回想的是,当年的垂直极限不就是在福克斯冰川这大平台上拍摄的,这种现实与电影剧情的重叠感很是美妙。


然而,当17时50分最后一抹阳光褪去,Blake很遗憾的告诉我们剩余的8人,由于天色已暗,下撤的直升机无法及时在18时前返回来接我们,因为18时后禁止起飞是新西兰直升机航标的黄金准则,我们只能等待至明天早上才能下撤,而所有向导(包括一位失温的女向导)均会留下来陪伴我们。


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心情无疑是失落的,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丝丝的窃喜。由于有着多次在川藏雪地露营的经验,对福克斯冰川本身并不担心,不足1000M的海拔不用考虑高反,平台周边视野开阔,没有雪崩、落石和泥石流的潜在危险,露营地选择在万年冰川的平台中心,基座稳固不用担心冰裂缝和滑坠,加之当晚月光皎洁,漫天繁星,不像高海拔的喜马拉雅山气候变化多端,短时间内不会有暴风雪光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营地有着充足的应急物资储备,帐篷、睡袋、御寒衣物和高山食品足够支撑300个人一晚的食宿,Blake还和其他向导为大家搭建了一个可以临时冲水的厕所。因此,唯一担心的仅仅只是没有网络和夜里需要穿上冰爪上洗手间吧。


这是何其的幸运,让我们成为了20年来第三批滞留在福克斯冰川露营的幸运儿,比起96年那次,大Boss一人照看30名队员而言,我们现有的条件显然好了太多。吃着高山食品的意大利面、裹着两床睡袋,四周一片寂静,远处传来福克斯冰川瀑布哗哗的水流声,月光轻柔地洒在冰川上,枕着繁星和冰川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这是一个悠远的回忆,属于我们,属于我们的冰川奇缘。


01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4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3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2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5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6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7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7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6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4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8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09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0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1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2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3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15 福克斯冰川24小时
作者:早早岛
当我的手拂过麦子, 空气中弥漫着麦香。 我轻轻的抚摸, 金黄的麦子, 百姓的孩子, 每一颗都是黄黄的希望。 风轻轻的吹过麦子, 高低起伏的麦浪, 是万千检阅的士兵, 茁壮的成长, 让梦想在这里起航。 又是一年丰收时, 又是一年麦子香。 作者:深蓝色的温度
印尼加里曼丹岛,有着浓郁的水上风情。 作者:水冬青
作者:锂铍硼
作者:sj.天行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