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镜头里的市井北京

发布时间:2017年8月03日 作者:和弦 点赞数:78 点击数:52761 评论数:56 签名:影像臻藏点滴岁月 | 更多作品搜索公众号:i_neilcai

北京,

 是灰墙灰瓦的四合院,

是黄瓦红墙的紫禁城,

 

是提笼架鸟逛茶馆的旗门大爷,

是天桥撂地奔生活的市井百姓,

 

是天空盘旋的鸽哨嗡嗡,

是怀里秋虫的浅唱声声,

 

是街上的笑容寒暄,

是生活中的讲究规矩。

 

市井生活中的北京,

是最接地气的百姓生活,

是一粥一饭,一丝一缕,

是起居饮食,言语点滴,

是说不完的张家长李家短,

也是道不尽的是是非非。

 

 

(新浪微博:和弦的视界;微信公众号:i_neilcai)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疑是雕成白玉脂,画堂银烛影参差”,作为世界珍稀特产的峨眉白蜡,起源于隋末唐初,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先民的光明圣物和医药瑰宝,是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白蜡代表性传承人王雪林,在尚未及冠之年便入行学习种植白蜡,五十多年的岁月尽数耗于白蜡。在传承路上,王雪林老人依旧在追逐着自己的“白蜡梦”! 作者:乐山人
2018年7月,甘南行摄之旅---人文篇 作者:龙大
作者:Jesse萧峰
作者:黑马
在中国的云南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少数民族—独龙族。怀着揭秘一个鲜为人知的少数民族,我们历经艰辛,冒着生命危险,沿着蜿蜒崎岖,颠簸陡峭的山路,以及随时开山放炮施工封路,露宿山梁的危险,艰难地来到了生活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境内的丙中洛镇。 位于丙中洛镇境内的独龙江峡谷的小茶腊村 ,是独龙族世代居住的小村庄,由于交通不便这里还比较封闭与落后。目前在世的仅有三个纹面老人,也都在80岁以上,其中只有一位老人还在参加劳作。我们不想过多的去打扰她们的生活,只有远远的看着她们弯曲的背影,步履蹒跚,暮景残光。 独龙族人口仅五千余人,绝大多数生活在相当封闭的独龙江峡谷地区。由于长期封闭,被誉为云南最后的秘境,独龙族有一个让人们难以理解的习俗,那就是纹面,俗称“画脸”。对于这一习俗,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这种习俗延续了千年的古老传统,独龙族的女性从12岁开始就要纹面,表示了成年的意思。女性出嫁前是一定要纹面的。独龙族男子是不纹面的。纹面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不会有麻药,先用竹签蘸上锅底的烟灰,在眉心、鼻梁、脸颊和嘴的四周描好纹形,然后请人一手持竹钏,一手拿拍针棒沿纹路打剌。每剌一针,即将血水擦去,马上用锅烟子灰和龙胆草(可起到消炎作用)捣和成的汁液,反复揉擦刺纹,让其渗入皮肤底层。锅烟子灰和龙胆草汁液要事先在碗里泡上三天三夜。十天半月之后,伤口愈合脱痂,脸上就呈现出青蓝色的图案,成了永远也擦洗不掉的面纹,终身伴随着独龙族的女人。如今,年轻的独龙族女子不再纹面。 纹面样式基本相同,不分氏族和家庭。纹面原因,纹面女们有多种说法,有的说是为了死后与灵魂相认,有的说是为了自保不被人抢去为奴,有的说是为分辨男女。但不管是哪种,都没有真正揭开独龙族纹面女的谜题。 随着时间的流逝,纹面,这个独龙族千百年来传承的古老习俗,将随着最后一批纹面女的去世而彻底消逝在历史的风烟之中。 作者:魔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