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阳光下最后的白鹤梁

发布时间:2007年8月01日 作者:默涵 点赞数:6 点击数:16343 评论数:5 签名:默无语 幽堂昼深 清风忽来伴 细品茗 平 和 静 闻香友至......

阳光下最后的白鹤梁







2003年2月携肖萱安及记者颜长江、王景春 、邓科至正在“无压容器”方案保护施工的白鹤梁







因是博克上记录,文字部分直接借用的成稿,多谢了。







  白鹤梁是长江中的一个狭长形的袖珍小岛,与一般岛不同的是,它长年淹没在水中,仅在枯水季节露出水面。1200多年前,唐朝广德元年,一位细心的人在白鹤梁上刻了两条鱼,记录下了当时的枯水水位。其后不断有人效仿,或刻石鱼,或题文字,记录了一千多年间长江枯水水位变化的情况。由于江水每年枯盈不同,前人刻下的石鱼并不是每年都能露出水面。人们慢慢发现,石鱼“露面”的第二年往往是个丰年,于是乎,“白鹤绕梁留胜迹,石鱼出水兆丰年”的说法就流传开了。
  “涪陵白鹤梁的那对石鱼还能跃出长江吗?只有天知道。今年冬天,是白鹤梁的石鱼最后一个有可能露出水面的季节了,如果它懒得一露真容,那么这座‘世界第一水文站’永沉长江后,石鱼就永远见不到阳光了。”这是本报去年《三峡,无法告别》专题报道里对三峡库区白鹤梁上的石鱼流露出的担心。







  2月11日,记者登上白鹤梁,在阳光下看到了一尾尾跃跃欲动的石鱼。据介绍,今冬恰逢十年一遇的大枯之年,石鱼悉数“跃”出水面。当地人说,这是老天爷的恩惠,把石鱼最后一次“露脸”的机会给了白鹤梁。由于今年三峡蓄水之后,水位抬升,白鹤梁将永没水下,因此,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的这个枯水季节就成了石鱼“露面”的最后机会。许多涪陵人说,他们是从小看着白鹤梁长大的,一姓张的店主说:“石鱼带给涪陵人希望,让我们在精神上每年都有一个盼头。”







  涪陵文物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人们的传言并不十分准确,白鹤梁不会与我们永别。”它的保护工程将于2月13日正式开工,4年后人们可通过水下通道一睹白鹤梁的真容。据介绍,这项工程耗资1亿多,但并不单单是为了满足“石鱼出水兆丰年”的愿望。在很多专家眼里,白鹤梁有极高的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它记载的长江水文资料仍在发挥重要作用,葛洲坝工程、三峡工程的很多设计都以它提供的数据为基础。令人叹服的是,它的一尾石鱼的鱼眼恰与现代当地的水位零点相当。古人刻鱼为标,与现代水文观测原理十分接近。从目前来看,白鹤梁是世界江河水文记录最早之地,被称为“世界第一水文站”。







  由于白鹤梁出水是每年川江上游的一大盛事,引来了无数文人墨客在此题刻。据统计,小小一个白鹤梁上的题刻多达一百六七十段,3万余字。内容或诗或文,或记事或抒情,有不少书法精品,其中以北宋黄庭坚的“元符庚辰涪翁来”的题名最为有名。此外,朱熹、王士祯等名家的题刻也赫然在列。涪陵文物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在2000年以前,三峡只有白鹤梁一个国家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来才陆续加进了张飞庙、石宝寨等。







  素有“国宝”之称的白鹤梁,其保护方案经历了一波三折,历时10年,最后才敲定了由中国工程院院士葛修润提出的“无压容器”方案,即在白鹤梁外套一个“罩子”,“罩子”内是过滤后的长江清水,通过专门的循环水系统与江水相连,这样“罩子”基本上处于水压平衡的状态,负荷小,简单、经济,同时又能有效防止水库内的推移物质对白鹤梁可能造成的损坏。“罩子”内还将沿白鹤梁建一条参观廊道,由耐压金属和玻璃窗构成,游客可沿着廊道近距离观看白鹤梁上的“水下碑林”。此外,在廊道的岸上出口处建一个陈列馆。白鹤梁全长约1600米,其中中段东区长约45米、宽约10米的范围为题刻最密集的区域,有关方面称,从题刻重要性及经费角度综合分析,“罩子”只罩住中段东区这个区域,“对其他区域零散的脱落题刻拟搬入陈列室陈展,其他少量题刻让其自然淤积掩埋”。届时白鹤梁将成为中国独一无二的水下博物馆。







  开工典礼后,白鹤梁近期将进行两项工作,一是打基桩,二是炸掉对岸的洗手梁,拓宽长江航道,使船只不至于离白鹤梁过近。白鹤梁题刻原址水下保护工程的工期预计3到4年。涪陵文化局文物科刘争说,博物馆建成后,白鹤梁就具备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







  白鹤梁10年的方案之争,实际上也折射出社会中各种观念的冲撞,比如如何对待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如何处理经济与文化的关系等等。一位官员曾对花上亿的钱保护白鹤梁提出异议,说这些钱还不如拿去多办几所学校解决农村孩子上学,多办几个工厂解决下岗工人就业。而另一位搞文物的干部则对当年天津大学提出的白鹤梁保护方案十分钟情,说“它体现了文物保护的一种理想状态”,但除了技术难度外,它所需的经费高达3亿多人民币,比当时整个三峡文物保护经费的总和还多。







  一位当地人在知道4年后还能在水下看到白鹤梁时说道:“这好是好,石鱼、题刻总算没有消失,但以后每年再也没有白鹤梁出水的期待,也没有石鱼兆丰年的喜悦了。”


部分题刻......





部分题刻......











部分题刻......





最后的拍摄









部分题刻......





部分题刻......






珍贵水文之物----石鱼



珍贵之物








阳光下最后的白鹤梁









仪式与施工









 背后的江水将不期而至地浸覆这一切
 




江水将不期而至地浸覆这一切










当地人不舍地在最后抚摸这祖上的传物







 
“无压容器”方案保护施工开工典礼
繁忙的现场施工
繁忙的现场施工2
繁忙的现场施工3
阳光下最后的拓留
阳光下最后的拓留2
游动于施工者旁的记者
游动于施工者旁的记者2
闻迅全家而至的人们,在留下最珍贵的一瞬。
作者:天黑不睡
作者:辽河人家848
作者:l先生c
每每固执地以为山里的村子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林家山便恰巧有些这种模样,所以就有些似曾相识般地亲切。 去时在村边遇见的老伯虽不姓林,但却知道不少林家山的事,村子的这边是什么,山的那边是什么,还有道边的那个戏台子,一副知无不言的劲头。炊烟笼着的村子一间一间地从地里长出来似的,团在一处却并不杂乱,仿佛天生就应该这般错落着。一只猫在门前一直来来往往,几个人在村道边默立着,旁边筛豆子的灰土和着阳光一起洒下来。 那时他说,一棵树在风里摇动,每一片叶子上的光都不一样,他还说村里每一棵树我都认识他们,我听的到树木说话的声音。 只是他还在吗,又在哪里。 走时立在村头的老伯姓林,他不爱说话,有些像村头那棵不知立了多少年的老银杏树,只静静地站在石阶上,那一刻的回望,不知道是不是在回望那些一个一个走过的村子,风里弥散着的是点点的哀伤。 作者:特麦麦特
索面又叫〔挂面〕是浙南特产,历史悠久,不仅普通百姓爱吃,更是产妇月子里必备的传统食品之一. 地处温州瑞安平阳坑的南山村,是著名的索面产地,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制作索面。制作索面的工序较为复杂,生产过程中常会按季节变化加盐和面,当发酵到一定程度后,便索成粗条挂杖,然后插杖上架,由人工拉成细丝晾晒…… 作者:南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