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航拍 APP

标题:

发布时间:2016年2月14日 作者:白果树 点赞数:133 点击数:23716 评论数:168 签名:天下恽姓出常州,思祖归宗司马后。追慕先祖司马迁对待世界的角度和风格,追求摄影的真实。(橡树/无忌/蜂鸟网名:司马风)
欧洲的城市大多是迷你的,高大的建筑也是稀罕的。
许多城市的最高大建筑也许就是那个城市的教堂。值得肯定的是教堂也是可以拍照的。
韦尔斯的教堂大街上空空旷旷
教堂的塔尖直刺苍穹
星期天去林茨的博物馆看看,不过虽是博物馆,却只有脑筋急转弯般的东西。
也许这样可以开发小孩的智力?
这个算是比较高新些的3D打印的玩意儿。
出了博物馆,多瑙河边的天已经阴沉了起来。
路边的水仙吸引了我的注意。
夕阳下的树冠也是很有意思的存在。
这个也不错。
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十字路口的高大树木很美。
穿城而过的河流清澈见底,不时有野鸭飞走或是降落。
河边的林荫道上,锻炼的人们不时从身边过去。
无事可做,第二天去了萨尔斯堡。
据说这里是莫扎特的故乡。
阳光明媚里的黄色建筑很醒目,也许这是我此行最好的学习,我们的建筑总是没有这般丰富的色彩。
阳光中当地的美女灿烂迎客。
还有这对兄弟的铁匠铺子表演。
星期一还是要去公司上班的,回到韦尔斯。
作者:黑色牛仔裤
这是一组多年前拍摄的旧照,算是一个记录。 作者:老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作者:若愚
荻港村,一座有着近两百年历史的老茶馆。潘平福是茶馆第四任掌柜,接手至今已有53年。考虑到茶客都为老人,他只收很少的茶钱,一元钱可以喝上一天。所以这里,也被称为“一元茶馆”。 其实,在2011年之前,潘平福的茶水只卖5毛钱一杯,茶馆入不敷出。那一年,在茶客们一再坚持下,潘平福将茶水涨到了一元钱。到了2014年,茶客们又提出自带茶叶,只需茶馆提供一元热水。 哪怕如此,一天最多三四十杯茶的收入,还是无法支撑起一座茶馆。当茶客们提出出资支援的想法后,潘平福毅然拒绝,坚持靠着干“老本行”——为村民剃头修面,来补贴亏损,维持茶馆的正常运作。 潘平福剪发15元一人,顾客也都是些上了岁数的老街邻。相较于满街的美发店,他们更钟情于这里的老发式和老手艺。 在茶馆右边,古旧的剃头台上堆满各种老式剃头工具。先用热毛巾敷脸,再打上肥皂,磨好的刮刀在脸上游走,潘平福的一招一式,小心细致,干净利落,“我14岁就跟着师傅学剃头,接下茶馆后也一直没落下这门手艺。” 在潘平福看来,剃头也是茶馆的一部分,“以前但凡是大茶楼,都会留出一个地方来给剃头匠,这是规矩。” 作者:北方的鱼
作者:璞界Vic__W